家在深圳,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0

|

33

深圳十七年的往事.2

南方的小拖拉机
南方的小拖拉机

积分:-

注册时间:-

主楼
2020-03-24 02:17:57 来自iPhone客户端
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深圳十七年的往事.2


我下车的地方是一个丁字路口,(我后来还特意去找过这个地方,但是没有找到。)路边没有路牌,也没有公交站,我站在路边的黄土地上,呼吸着汽车荡起的尘土,被太阳晒的满脸的汗珠子。

那天是2003年3月27日,是我到深圳的第一天。

我正在想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过来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他问我到哪去,我把地址给他看。他跟我说可以顺带我一路,但我怕身上的钱不够便问他要多少钱?他说:“三四块啦”。我很纳闷三四块钱的路程还不够我们家乡的一个起步价,怎么会这么便宜呢。难道深圳这么发达什么都比家乡还便宜?我当时身上也只有四五十块钱了,我觉得三四块钱路程的距离应该不远,只是我不知道方向。我问出租师傅:”大哥您告诉我往哪个方向走,我自己走过去。”这个师傅倒是态度很好,不像公交车的那个售票的大姐,他说:”走路呢,就还有很远,我载你啦 ,不多少你钱的,你放心好了,看你是刚上来深圳,不会骗你的。”

一路上我都糊里糊涂,还觉得这三四块钱花的不值得。

路程大约有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他说到了,我给师傅五块钱等他再找回我一块钱。他看着我:”三四块啊……“,我莫名其妙了,我说:"三块还是四块?我给你五块,你应该再找我一块或二块不就对了?!“,他双手食指交叉:”十,三十块!”,其实他食指交叉的那一刹那我就反应过来了。这是我来深圳第一天遇到的第二次因语言不通造成的尴尬。临走这师傅还跟我说:“你别乱跑啊,给你老乡打电话,来接你啊,坏银很多啊!”

他把我放在一个大路边,路边一个牌坊,一个不是门楼的牌坊,或者应该收牌碑吧。牌碑高约五米,上面雕刻一条卧龙,龙身下面两个金字“塘尾”。


老的牌坊后来拆了,新建了塘尾村牌坊

2003年3月28日,我通过同乡介绍进了她所在的工厂,位于塘尾第一工业区的台资工艺品厂--多丽斯艺品(深圳)有限公司。

(就是一种产品,空白的玻璃上先用黑色的膏(油漆的一种),拉出线条,再由第二个部门彩绘部填充色彩)
办完手续我就进入车间了,被分到拉膏部,成为玻璃工艺品第一步的员工,车间组长告诉我:前三天为培训期,不用加班。第四天开始要开始做货,每天加班到21:30分。吃过晚饭后我就出去买了牙刷牙膏等日用品就回宿舍洗洗睡了,这里还发生一些小插曲,也是万万想不到的,借用网上一句毒鸡汤:人生就像一场电影 ,却比电影更精彩。

一间不足十平方的宿舍里,放了五张类似学校宿舍的双层床,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床是三层的,毫无悬念我被分到了第三层,离开花板仅60公分的上上铺,爬上去后也只能弓腰坐在上面脱衣穿衣。3月底深圳的天气虽然变暖但夜里还是有些凉,我从家里只带了一条针织毯,身上又没有多余钱可以买被子,就想将就几天可能就不冷了。大约9点半过后,陆陆续续有人回到宿舍,我半梦半醒中听到他们在议论今天新来的我,我有点冷不想动没有回应他们,这时候一床棉被飞上来,刚好盖在我身上。(当意外抨击我的时候,我会更加坚强;可是当意外温暖到我的时候,我反而不知所措。),我翻身说我不冷,却没看到到床下有人,我问谁给我的被子,他们都说:“这么冷的天,你那毯子没用,半夜更冷,给你就盖着吧”之类的话,我跟他们说没关系的我很结实不怕冷。“你说的好听,半夜你就知道了,这床被子我没用,你就盖着吧!我叫大浩。”

“他叫耗子,就是老鼠。”好几个人都在开他的玩笑。我当时竟然连谢谢也没有跟大浩说。大浩问我是哪的,谁介绍你进厂的,我跟他都一一说了,我同乡大浩也认识,并且关系也不错。大浩是厂里调油部门组长,我同乡是彩绘部一组组长,他们平时打交道比较多。大家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你多大是哪年的啊?大浩问我。
我:我是8X年。
大浩:我比你大一岁,我是调油部的,下面是彩绘部的,那个是手绘部的,那个是裁玻部……(等等我都记不清了)。
我:调油不是要很专业的啊,你学过?
大浩:我学美术的,懂一点点吧。
我:哪个学校的美术啊,说说我可能也知道,我也差一点学美术,也了解了一些美术专业的学校。
大浩:XXX华。
我:哎哟我草,我真的知道啊,我有个同学也去了你们学校美术专业。
大浩:你的同学怎么可能,那么远。
我兴奋爬起趴在床边:真的,我以前同桌。
大浩:学美术的没多少人,他叫什么名字,我听听认不认识。
我:XX杰。
大浩:不是吧,瘦地像麻干的XX杰?
我:是的,他会画门神。
大浩:我日,不会是他吧,我同桌啊。
我:我草,搞笑吧,在深圳遇见我同桌的同桌,哪有这么巧……
分享
0
viney
viney

积分:-

注册时间:-

沙发
2020-03-24 12:52:51 来自iPhone客户端
瓜子花生火腿肠,香烟啤酒矿泉水,让一让啊让一让……
朝露清风
朝露清风

积分:-

注册时间:-

板凳
2020-03-24 17:57:21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楼主应该在同一贴续更,你这样单独另外写就当作另一贴了,建议你直接粘贴到第一贴后面去
南方的小拖拉机
南方的小拖拉机

积分:-

注册时间:-

地板
2020-03-24 18:29:31
我不是很懂唉,意思就是说后面新的也写在第一个里面吗?


引用2楼朝露清风的发言:
楼主应该在同一贴续更,你这样单独另外写就当作另一贴了,建议你直接粘贴到第一贴后面去
明月伴我行
明月伴我行

积分:-

注册时间:-

4楼
2020-03-25 08:48:03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故事刚开始,小板凳走起
明月伴我行
明月伴我行

积分:-

注册时间:-

5楼
2020-03-25 08:59:34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先到东莞,后来从东莞到的深圳
初春的桃花
初春的桃花

积分:-

注册时间:-

6楼
2020-03-25 09:29:21
来一包瓜子
引用1楼viney的发言:
瓜子花生火腿肠,香烟啤酒矿泉水,让一让啊让一让……
豆宝宝
豆宝宝

积分:-

注册时间:-

7楼
2020-03-25 09:53:12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深山幽兰
深山幽兰

积分:-

注册时间:-

8楼
2020-03-25 09:58:07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能不能再幽默一点,笑点低,没忍住……
引用viney的发言:
瓜子花生火腿肠,香烟啤酒矿泉水,让一让啊让一让……
百事加可乐
百事加可乐

积分:-

注册时间:-

9楼
2020-03-25 09:58:47
搬个板凳听故事
cxxd2013
cxxd2013

积分:-

注册时间:-

10楼
2020-03-25 10:26:53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楼主比我早来深圳几个月!
carylan
carylan

积分:-

注册时间:-

11楼
2020-03-25 11:02:24
我也是差不多时间来的深圳
sunyingdan
sunyingdan

积分:-

注册时间:-

12楼
2020-03-25 11:19:27
我来广东东莞打工的日子:2002年10月8日,长沙站上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到的东莞站(常平老东莞站),我永远记得那一天,然后呆了没多久就来了深圳,哪一天忘记了
OCEANOX3617511_微信
OCEANOX3617511_微信

积分:-

注册时间:-

13楼
2020-03-25 13:24:57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candy糖果
candy糖果

积分:-

注册时间:-

14楼
2020-03-25 14:05:30 来自iPhone客户端
好像着迷了
好像着迷了

积分:-

注册时间:-

15楼
2020-03-25 15:43:15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厉害了
晨晨1368
晨晨1368

积分:-

注册时间:-

16楼
2020-03-25 16:14:25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997年上半年学校实习推荐到福田车公庙的一家日资工厂上班,还记得是在宿舍看现场直播香港回归,至今已横跨20几载......其中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未明
未明

积分:-

注册时间:-

17楼
2020-03-25 16:30:08
车公庙皇冠工业园,可比亚还是王利电机?
引用16楼晨晨1368的发言:
1997年上半年学校实习推荐到福田车公庙的一家日资工厂上班,还记得是在宿舍看现场直播香港回归,至今已横跨20几载......其中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南方的小拖拉机
南方的小拖拉机

积分:-

注册时间:-

18楼
2020-03-26 09:41:25

(三)


与很多公司一样,上下班需要打卡,公司大约400人,分两批打卡吃饭,间隔半个小时。公司为三栋两层的车间,每个车间大约1千平方。我们车间在办室上面的二层,两栋之间的二楼由一座钢结构桥连接,桥下面就是大门。(多丽斯已搬迁多年,这个厂房现在还在,我19年还跑去拍了两张照片,在公明大兴宝典4S店后面)。


车间工作安排很紧,但管理很宽松,人人都可以在车间里放音乐。所以在1千平方的车间里至少有两部卡带机在不同位置放着各自的音乐,或电台广播。也就是那个时候喜欢听飞扬971,喜欢听《夜空不寂寞》,知道胡晓梅。每天晚上上着班听着别人的伤心故事,那时候我觉得电台里的各位连线主角都很作,大多无病呻吟。但胡晓梅的思路之清奇另我大开眼界,与别的感情热线中的知心姐姐完全不同的套路,甚至有一次一个听众打进热线刚刚说三五句话,胡晓梅就开口大骂,骂对方得了被害妄想症。


2003年4月2日,上午刚上班电台里播出一段消息:”接下来的消息如果是昨天播出,大家可能认为是愚人节恶搞,但确是事实,香港影视歌巨星张国荣先生于4月1日坠楼身亡,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中。“那一天,我才知道张国荣,接下来的几天,每个电台都在播放关于张国荣的消息和他的音乐,更有电台直接播他的电影原声。后来我特意去看了很多他的电影,确实是一个有灵魂的演员,可惜了。


我要在拉膏部门做满三个月试用期才能转为正式工,在我工作的第二个月,公司要开一个会叫“合理化建议会议”,课长挑选到我代表新员工参加会议。我也不知道会议是干什么的,也没问,觉得可能就是听听老员工和领导的想法吧,我就去了。会议中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是让来提建议的,让所有代表都至少要提一条你所看到感受到公司不合理的事情或者规定。我到公司不满两个月,我连本车间内本小组内的人名都叫不全啊,我提什么建议。参加会议的人领导有经理,副理和两个课长,组长们未参加。听的过程中发现老员工代表们说的大部分都是'加班时间太长'‘夜宵不够吃’'菜打的太少’等,竟然还有一个说工资太低,我当时就蒙了,难道嫌工资低这也算是建议吗?他们提出的‘夜宵不够吃’里大有学问,公司规定:”加班到21:30之后的人员,有夜宵票,21:30之后可以去饭堂吃夜宵。”实际上是“没有夜宵票的不能吃(绝对)  和 既便有票来的晚了也没得吃”。这一项提议当时被采纳了,领导(台湾的老板娘,也是全工厂的经理,她是我在这个厂佩服的二人之一,大家都叫她黄太)承诺以后加班人员管够。快到我的时候我思绪很乱也很紧张,我也不知道提什么建议,按前面的所讲的情况,大致就是要提一些不疼不痒的鸡毛蒜皮(我旁边那哥们儿跟我说,这种会一月一次,每月都是类似这些建议)。我来一个多月,所能接触到的事情无非是我们小组内的事情和公司的“明星级”人物。有一个明星级的人,是我的好朋友大浩的弟弟(大浩看到我的微信会不会想打死我)二浩,这哥们儿进厂有段时间了,江湖传言这哥们儿做事快,效果一般,喜欢上厕所,经常被保安投诉到副理那里,自然也常常有一些惩罚性的去饭堂拖地或者打扫厕所。



课长叫到我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好我要提的建议。


我站起来,无比紧张,我说:“我进厂一个月,觉得都挺合理的,但是有一点不知算不算是问题。”

副理笑着跟我说:“没关系,都可以说,没有建议的话也可以说说你来公司一个月的感受,什么都可以说,没有条条框框限制。”

我看了一下我们课长,很紧张还有些结巴:‘我知道我们公司有一个规定,针对摸鱼的人,公司会罚他们去饭堂拖地或者打扫厕所,我也听说这个做法已经很久了,但是我发现被罚的全部是计时部门的员工,为什么计件部门的员工没有?可能是因为计件员工没有时间吧,都忙着计件;计时的员工就没有计件的压力,他们按时上下班就有工资。你们的想法是罚他们打扫希望他们碍于面子上的羞耻而改正错误,可是打扫的时候他有工资,当他们不在乎面子了,这种情况之下,处罚实质上对他们没有影响,而厂内还有三个清洁工,老板想要的是公司利益最大化,这时的惩罚是惩罚了犯错的人还是惩罚老板呢?“


我说的过程中,副理都一副笑脸,我们课长一脸凝重,经理面无表情也不看我。我最后一句说完的时候,经理看我了,课长在微微摇头,副理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副理姓李是湖南邵阳人,眼睛很大,瞪起来有些可怕,眼白上还有很多红血丝,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他平时工作很忙,各个部门大小问题都要找他解决,除了包装部和仓库以外其它四大部门的车间都归他负责,如果有部门加班到晚上11点,他也会到11点才下班,可能是累的原因,平时他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


我们课长是湖北人,是我进厂佩服的第一个人,别人都叫她大梅姐,长相跟她的作风一样:平和,善良。她常常有一些在那个时代不常有的做法,比如会为部门的人多要夜宵票;比如从来不主动罚款(公司内部有一种罚款条,员工有任何大小错误都可以开罚款条,开罚款条的权限从经理到组长都有。若非经理和副理知道并要求,大梅课长从来不开罚款条,她负责的两个大部门七条线都知道);比如她会在车间主动教员工做事(某些难度大的彩绘手法);比如她会帮没有完成计件工作的人加班一起做。有一次找我谈话,虽然我不优秀但我也没有犯错,当时我很不解她为什么要找我谈心,还猜测我内心的想法,开导我应该怎么从另一个角度看某件事情。之后还找过我几次。


说回开会的事,我说完就坐下了,我旁边的哥们儿看了我一眼,这哥们儿是我们课长的表弟,是一个听话工作踏实的小伙。他看我的眼神我理解为”你惹事儿了“。


大约有十几秒的全场沉默,经理(黄太)站起来说你们继续,说完就走了。李副理连续抬眼看了我三四下,说建议提的很好,还说当初这个规定是他定的,他会把这个规定改了,问大梅课长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大梅课长幽怨的看着我说没什么了,李副理对大家说,没什么事了散会。


其实发言到我这里才进行了一半。


会后我回到工位上,心里七上八下的,稍有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惹了事儿了,会不会连累大梅课长。会议室就在我们车间的尽头,透过玻璃墙看到只有李副理和大梅课长还在里面,我就叫了黑膏做事了。也可能是年轻吧十几二十分钟我就忘了开会的事情,专心做我的事,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是大梅课长。她叫我跟她过去一下……



南方的小拖拉机
南方的小拖拉机

积分:-

注册时间:-

19楼
2020-03-26 09:41:54

(四)


这个时候我看见李副理从我对面的生产线经过,他一直看我,没有表情,充满红血丝的眼睛依然瞪的很大,除了有一丝丝懊恼并没有流露出对我的痛恨,我愰了他一眼不敢再看,怕他迁怒于我。我马上站起来跟着大梅课长,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大梅课长回头跟我说:“你今天讲的很对,没有什么事,好好工作!”然后转身下楼,我怔在门口,我以为她是要跟我讲今天的事情做的不妥,没有考虑后果,以后不能这样之类的等等。“完了之后,我看你们……我以为……"我想问明白到底我是不是做错了,有多严重,也可能是因为刚踏入社会把事情想的太复杂吧。


大梅课长已经走到了楼梯转弯的位置,抬头冲我说:“哎哟,以为什么,黄太比我们聪明一百倍。”然后就下楼去办公室了。


办公室里并没有大梅姐的办公位置,她的办公位在彩绘车间。


几天后,组长找我,说要给我调部门。拉膏组长人高马大,声音很粗,长的挺帅,但面相比较凶,或者说是比较冷,因为经常骂人偶尔揍人,所以给我的印像就是很凶。我问他说调去哪,他说调你去哪你就去哪,问那么多。我艹,我当时就很想干他一板凳,但是看看他那身高,算了打不过。很久之后,大约半年多吧才跟他熟络起来,才知道他比我还小三岁,长得跟谁谁他叔似地。(这个公司已经搬走了,前些年联络到以前的工友,说他后来去福田一个公司做广告模特去了)。


我被调的部门叫效果部,也叫彩膏组,是玻璃工艺品包装前的最后一步,产线与拉膏计时组相邻 ,同属这个爆燥的代组长所管。所以后来跟他也玩熟了。


代组长,名叫代重庆,湖北人,因为年龄小借用别人身份证叫代重庆,本名姓万。


转到效果部,我也被迫换了宿舍,为什么说是被迫?按常理应该是同一组同一宿舍,同一部门宿舍相连,这样会更容易管理吧。这个工厂不是这样的(别的工厂我也没去过不知道),我当时进的那个宿舍就是各个部门的人都有,但是有几个人是同乡,说是同乡可能就是同一个省或同一个市的,所以后来也要拆散。我当时不愿意换宿舍,我不善交际,脾气怪异,不怎么理人,我找了管理宿舍的大姐,大姐很凶的,她说:“不阔愣!!


效果部,就是厂内所有工艺品在开发部开发时做了效果的产品都需要到本组加工效果,不是所有产品需要加工效果,有约20%的产品需要加效果。效果组被车间的人叫做色膏组,因为大部分的效果基础是由色膏完成。厂内产品90%是玻璃制品,有相框、吊牌、灯罩、屏风、珠宝盒、笔筒、花瓶等等,这些工艺品全部是出口的,在国内没有销售,加工方式做详细描述。


在效果部大约不到两个月时间,却经历了什么叫血汗工厂,一个客户的一批订单,葡萄田园系列,整个系列的所有产品都要加效果,而效果组一共4人,不知情的连上了三天两夜的班。什么叫不知道情?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要做多久,也不知道有多少订单要做,这些领导都不会说,也不允许问,问了还会被骂,甚至我们连夜宵都没有去吃。做产品效果是很细致的工作,还需要有一点经验,中间领导看我们可能做不完,也调了计时的人过来帮忙,结果产品做出来全是不良,就没让他们帮了。


第一次发工次,4月底发3月份的,我上四天班发了65块钱。


第二次发工次,发了360块钱。别问我工资是多少钱一天,怎么算的,我也不晓得,也不敢问。


每个月都没到月底就花光光了,他们说这叫“月光族”,我觉得我不是月光族。我觉得的月光族得是‘能挣能花,至少把生活过成生活的人群’,而我呢,也包括工友他们还不够格叫月光族,第一,我们的钱都花不到月底;第二,我们过的不是生活,只是活着。所以我当时叫我们“半月光”,后来有一次吃排档,喝的名酒尖庄,那天我们五六个都喝不少,那天起我们叫一扫光。


隔壁车间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也是那时候我们厂的风云人物,几乎每个月的工资都是最高的,我们400元左右的时候,她能拿到700多了。那个时候,节约的人开始有手机了,并且手机可贵了,普通员工两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是买不到手机的,有手要的人也不常打电话,不全是因为手机费贵,更多是因为亲戚朋友都没有手机。


我一个表哥,从娃娃起就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比我早三四年来深圳,他就买了手机,诺基亚8250蓝光屏,那叫一个相当的羡慕啊,我在厂里做普工,天天晚上11点半下班,能有个9点半下班的都是玉皇大帝显灵了。哪有时间出去啊,去个超市的机会都不一定有(当然,这不是没有时间,是没有钱),所以,我是想去找我表哥他们去玩一玩,想去看看工业区以外的风景,工厂不给机会,请假也是相当难,请个十次假可能准一次吧。然后小表哥来找我们厂这里找我了,我软磨硬泡的把他的手机拿来玩了。


03年的手机跟现在对比,我觉得那时候的手机叫工业制品,那个才是工业设计下的产品,也精制,也好看。就说这个拆壳换壳可能也只有诺基亚了吧,那一台8250要一千多块大洋啊,那花的真真全是血汗啊。现在的手机跟那时候比不了了,科技进步了,工业发达了,手机离工业也越来越远了,除了是工业产品,也是艺术品,功能需求小了,娱乐功能大了。


在这个8250的手机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可能今生都会记得有个手机叫诺基亚8250。


我的美丽心愿
我的美丽心愿

积分:-

注册时间:-

20楼
2020-03-26 10:21:40
咱们差不多是同期来深圳的追梦人,你说的胡晓梅我当时也听过她的电台,依稀记得她的声音很好听。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厂做办公室文员,当时也是住集体宿舍,宿舍住着一位和我母亲年纪相仿的阿姨、一位比我大几岁的仓管小姐姐、还有一位大姐(这位大姐新疆人,长的也是身材高大,但是面相有点显老,我第一次见了人家,为了显得亲切和拉近距离,我非要叫人家阿姨,人家说不用你叫我沈姐就行了,后面我才知道,深圳这边都习惯叫姐,被叫阿姨心里别提有多恨我了,我也是后面才明白这个问题)。那时候的人格外单纯,人与人之间也更真诚些,虽然在办公室,但有时候不忙我也会去车间帮忙,和工友们都能打成一片,我记得在办公室第一次我不会使用传真机,是宿舍那位小姐姐无私的教我的,那位老阿姨比较节省,喜欢在外面捡瓶子和收集纸皮卖,我们有时候在外面也会特意帮她留意瓶子。总之,那时候的日子过的很清苦,但我们之间也节下了非常深厚的革命情谊,只是后面渐渐的她们都回了老家,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有时候我也会回忆起那时候的人,那时候的事,也许,那就是我们的青春。。。。。。
  • 插入图片

    支持一次选择9张图片上传(使用Ctrl、Shift选中);

    支持jpg、png、gif,单张图片不超过10M,png不超过1M,gif不超过300K。

    • 继续添加

  • 提到好友

3(16px)

楼主最近发表

相关帖子

    大家都在看

    下载家在深圳APP

    关注家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