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在深圳17年,我无奈离开

   1999年春节前半月,我从湖北到了深圳。
   记得当时查暂住证很严,大街上或者工厂,经常有查暂住证的,没正经工作的人很难办到暂住证。当时我老婆在横岗荷坳的一家台湾老板办的鞋厂上班,那里是包吃包住,天天晚上加班到10点,有时候甚至通宵,工资好象也很低。
    因为没地方住,我当时在她厂门口见到她后,就和她一起到了惠阳淡水,去一个老乡家里暂时住下来。她第2天很早就回厂里上班了,记得一早去坐车的时候,冷风呼呼的,我们不禁拥抱在一起,觉得好不容易见面了,却又要分开。然后边抹眼泪边说,我们一定要在这边好好干,混的象个样子才回去。看着她坐上车离去,我在想这边去深圳毕竟很近了,2小时都可以到,不象以前几千里远,一年都难得见到几次。
     淡水的这个老乡是摩托拉客的,我也只能暂住,所以就要出去找事情做,好尽快解决住宿和工作等问题。跑了好几天,也没什么合适的事情做,刚好是春节前,很多厂都不招工了。那时候不象现在,工作很难找,到处是找工作的人。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