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7年官司之痛——湖北十堰司法黑暗,造假公证书套走真房产,还我房子,还社会公平正义!!!

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
我的父母亲七十年代支援山区建设,来到湖北车城十堰(近期十堰市负面新闻不少,真为家乡感到悲哀,驾校明目张胆违纪,狂徒举刀刺向无辜幼童,官司败诉的弱者手持凶器在十堰市中级法院砍倒四名法官。。。。希望此类事件不再光天化日之下再度发生),退休前,两老拥有唯一一套房改房,虽然不大,但是毕竟是唯一住房,两老都很珍惜。
因为我的姐姐多年前移民加拿大,母亲也就跟随去温哥华照顾小孩。
我就在武汉买套房子,把父亲安置在武汉居住,这是背景,已经是2005年的事情了。至于这套后来涉及到官司的十堰老房子,当年也就由父亲出租(租客2001年起长租此房),具体收租多少,做子女的我和姐姐也都没有过问过。
2006年2月份,父亲突发脑溢血,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撒手人寰(从发病到离世只有几个小时,发病就一直昏迷)
当年我已经来到深圳打拼(正是人生低谷,有一种不忍回乡的酸痛),母亲和姐姐在加拿大,也就一段时间没有人去打理这套房子。
等我母亲有段时间回国,提醒我去处理这套房子,我也有心了解一下怎么回事,稀奇古怪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首先是对方拿着5万元人民币希望我们把房子五万卖给他,还说其实这套房子我父亲已经卖给他了,但是拿不出任何证据(包括收据哪怕是定金)收据,也拿不出买卖合同。
无奈之下,我只有先把房产合法过户到我的名下,然后开始了漫长的马拉松官司。(真是马拉松,到现在已经七年之久了)
事情似乎很快真相大白,但是,这是在天朝,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
在审理过程中,对方拿出了一个委托书,说是我父母委托一个叫做涂军的人卖这套房子,我母亲连这个人都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这个人!
更奇葩的是,对方拿出一个公证书来,说我父亲,母亲来到公证处,当着公证员的面,签字,说委托涂军卖房!
这个奇葩假公证书造的如此伪劣!后面有照片。搞笑的是,居然被初级法院采信(后来才知道,我遇到了奇葩对手,在当地无法无天出了名)(更后来才知道,对方后台背景复杂,换一般人听说都会吓尿了)
呵呵,初审居然判我败诉了。
本来是我做原告,折腾来,折腾去,我还成了被告。
等我慢慢整理照片,一步步揭露奇葩租客怎么玩弄法律的!(严格来说,不是租客玩弄法律,而是整个司法系统在帮着对方玩弄法律)
请记住几个关键人的名字和关系:
涂军----造假公证书的所谓中间人,和租客是表兄弟关系。
冯喆----自称涂军的朋友,十堰市公证处公证员,给对方律师一份口供,坚称我父母在他面前公证,后来我得知我母亲护照证明当时远在加拿大,就在十堰市司法局调查此案时候,另外出具口供,承认公证书造假,并人间蒸发了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