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肿瘤患者家属谈“药神”

昨天看完了“药神”,全程眼睛都是湿的,里面患者家属的心酸,8年前我也经历过。不同的是我爸爸当年患的是肺癌,我们承受的天价药叫“易瑞沙”。

 

2010年底父亲查出来了肺癌,一发现就是晚期,多处转移了,医生说失去了手术机会,建议化疗,记得当时我拿着CT的结果坐在医生对面,只见医生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还年轻,可惜了。”当时我的痛用万箭穿心来形容并不为过,那年我父亲才53岁,发现病症时他还在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

 

医生当时给出来的生存期限预测是6个月,考虑到后期的生存质量,我们放弃了化疗,使用了医生推荐的靶向药物“易瑞沙”,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天价的药物,5300元一盒,一盒十颗,一个月三盒,每天需要服用一颗,一个月的花销是15900块。

 

这个数字我至今记得非常清楚,放在通货不那么膨胀的8年前(2010年SZ关外房价在一万三左右,如今是六到七万),当时我觉得这就是个天文数字,那年我25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两年,每月工资到手3800。也就是说我一年下来不吃不喝存下的钱,只够我爸爸不到三个月的药费,还不包括其他的治疗费用。有人可能会说,你还有父母的收入啊,我老家是十八线小城市,父母都是体制内一辈子一份工作干到底的老实人,当时两人工资加起来每月不到3000块。这么说吧,如果父亲没有生病,我们在当地还算是个小康之家,毕竟他们的同龄人许多都遭遇了下岗,而我父母有幸躲过了,他们靠着微薄的工资,省吃俭用,精打细算,供我上完了大学。接着,我大学毕业,顺利找到工作,用他们的话说,总算松了一口气……

……扯远了……下面言归正传谈“药神”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