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深圳,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0

|

1

夏日游记

teamstream
teamstream

积分:-

注册时间:-

主楼
2023-08-22 13:47:20
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夏日游记

我原以为我不是个普通人。

至少在一个月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在我的记忆中,夏天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雨,如数万兵士刀剑相向。紧接着一阵狂风席卷大地,云雨散尽,只留下一轮热烈的炎阳。

夏,恰如我梦想的人生,用尽每一份力向世人展现自己,在萧瑟的秋风吹来之前,开出一树灿烂随滔滔江水东流,流入千家万户心中。

然而今年,夏却一反常态,气温骤降,雨露不至,阴云四布,少有晴天。各种诡异的现象恐吓着众人,也令我提心吊胆。

一个月前,我如往常般早起,却发现了异常——四周格外寂静,人群的声音止住了。往常车水马龙的街道此刻空荡荡的,半小时过去,也不见一个行人,就连落叶的声音都无比清晰。一封泛黄的信封端正地摆在书桌前,久违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照得信封的边沿隐隐泛着金光。

我打开手机,却发现早就失去了信号,社交软件上的一切都停留在了昨天。这样一来,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诺大的世界都只剩我一人存在。

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天意,一股莫名而来的力量让我脱离了平常的生活轨迹,赐予我常人难有的机会,去做一件终身难以忘怀的事。

我使劲力气控制住内心的激动,手指微微颤抖,拆开了信封,毛笔落成的一段字呈现在我的眼前:

天下太平久矣,今遇不测风云,历史旧迹,或重现于四海,苍生受难,散落九州,需君行至三处,寻物三件,平定患难。

荒诞的文字在我的脑海了崩裂、重组、起起浮浮。这究竟是真事,是某人的恶作剧,还是大梦一场?我在大街上徘徊,空无一人的寂静让我不得不接受事实,正当我为如何找到那三件物品而发愁时,街边停车场的一辆汽车突然亮起灯,发动机规律地震动起来,我迟疑地向它靠近,又警惕地向后远离,在百般犹豫中,踮着脚靠在副驾的位置上。

谁知就是这一靠,让汽车直接开动了,起先是缓缓地在一条条曲折小道上前进,待到它渐渐挣脱了高楼大厦,行驶在村庄农田间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它早就上了国道。

一望无际的田野和远处连绵的青峰于不知不觉间抚平我的忐忑,我察觉到车在将我送至第一个目的地,等待我的是鬼怪,还是战争?是阴谋陷害,还是明面威胁?为何独独是我被赋予了所谓“拯救苍生”的使命?有那么一瞬,不切实际的虚幻感悄然而生,却又被我迅速地按压下去——能将最好的年华送给一个宏达的事业,这不正是我所想的么?

南国的柔和逐渐变作了北国的豪迈,险峻的山峰势如千军外马踏破湛蓝的天,车在行驶了四天后终于停下来。此时已是黑夜,四周灌木丛生,只有一条土路蜿蜒其中,远处隐约有点点光亮。我弯下腰缓慢地前进,直到走到跟前,才发现那不是什么钢筋水泥的现代楼宇,而是规模宏大的营帐群,帐前点起的点点火光与不远处身穿兵甲的人群,让我回想起信上那句“历史旧迹,或重现于四海。”营帐群规模宏大,又军纪严明,我该去何处找信中的物品?没等我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身后树林里传来诡异的声音——从如树叶抖动的轻响,到连大地都跟着颤抖的雷鸣般的马蹄声,一瞬间,营帐安静的夜晚被如洪水般泄出士卒打破,呐喊声、尖叫声、笑声、哭声、骂声……胡乱地混在一起。我慌忙地闪避着,不料一匹脱缰的马正从我身后冲来,当我自知无法躲开,紧闭双眼之际,马竟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声,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数百把火炬被丢向营帐,虽感受不到火焰的炽热,但眼前刺眼的红穿破了夜光,简直刺穿了我的眼睛,火焰疯狂地朝着四方蔓延,贪婪地吞噬着一切。方才庄严的营帐,随着里面的粮草和帐内的兵士焚烧殆尽。几面马上的旗帜在火光中摇动着,我眯起眼睛看去,双腿不受控制地发麻、抖动——共有两种旗帜,一种写着“曹”,而另一种,写着“袁”。

在朝着旗子望了十几遍后,我才恍然大悟,这不是哪次平凡的战役,这是官渡之战,是一场被人传唱千年的英雄史诗。

将士迸裂出的鲜血在夜色中凝结,火光不再令我颤抖,反而随着我的心潮向远处澎湃。我鼓起勇气朝着嘶喊声最尖锐的地方走去,看那马上身着甲胄的,曾经我只在书中见过的人物,心里生出了几分恍惚,但更多的,是一份见证英雄横刀立马的狂喜与坚定——有幸见证此景,我定非凡人。

随着淳于琼被斩下马,袁军内部逐渐崩溃,人群才慢慢地散开了,火光冲天的战场在几天时间内变成了一片荒芜焦土,焦土旁的一角里有什么东西正发着微弱的光。我凑上前去,发现是一袋幸存的粮食,仿佛未经过战火洗礼一般,静静地躺在清晨和煦的阳光里,我相信这是胜利的馈赠。

拖着它们回到车里,再看一眼信,发现上面多了一字“胜”,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第一项使命。

车同我一样,不受重新展现出来的古迹的影响,它穿过被烈火烧过的土地,一路向南,山间时有急流曲折而过,碧绿的江水摔在巨石之上,碎裂成千万颗玉珠。

受前几天观战的影响,虽不见军队的踪影,我的耳边时有行军的声音,每逢长江水出现在眼前,这声就愈发清晰,仿佛大地都在震动。

行至长江岸边时,车又停了。此时暮色刚起,四下无风。江面开阔,江水拍打在一艘艘连在一起的战船壁上,远处鸿鹄南翔,群燕辞归,一切都安宁到令人不安的地步。

看到船的那一刻起,我就深知此为何处、将有何事。不出我所料,当天地彻底掉落到黑夜之中时,起薄雾的江面亮起了数千点火光,朝着连起来的巨型船队靠近。船队上“停下,快停下。”的喊声一阵接着一阵,却始终止不住对面的船只。东南风渐渐地吹起来了,对岸的木船霎时间燃起了火光。官渡袁军撕心裂肺的呐喊此时复现在曹军的身上。不由自主地,我向船走了几步,冰凉的江水侵蚀着我的脚踝,细小的石子刺着,传来微微的痛意,一丝一缕,难以断绝。水面倒映着模糊的火影,曹军跳船逃亡的声音盖住了风声。水中由火染成的淡红不久便变成了血染成的深红,浓稠而沉重。箭矢从天而降,火随风动,比官渡地的更为轻盈,落在一声声惨叫上。不远处似有一队兵马仓皇逃窜,昭示着赤壁之战最为著名的情节的落幕。

当太阳再一次升起来的时候,长江边惟余黑压压一片尸体与残留的船只遗骸、东吴军士,水波粼粼,将血红色散开,散向东流的江水。

我沿着岸边走,穿过搁浅在岸边的尸群。曹军多不习水性,淹死者不在少数。他们发肿的脸上透露出暗紫,五官扭曲,眼球突出,不少张着嘴,定格在死前的最后面貌,全然失去了官渡之战时大捷的喜色。突然,我向前一倒,单手扶住一块石才稳住身子,向下看去,水下沉着一小段用来连接船只的锁链。看着锁链于渐渐腐烂的血肉堆里发着微光,我好不容易再次抚平了自己的心境——曹操的大胜大败,于正史中相隔多年,现在却在短短两周内接连重现。两场火,一场造就了英雄,一场痛击了英雄,他的功绩该在战火里摇曳至熄灭,还是应该成为纂刻在崖壁上的文章,注视千古行人?

锁链未生锈,擦拭之后我将它同粮袋放到了一起。再开信封,果不其然又多添了一“败”字,分明只是几个笔画,却令我头脑胀痛,一时间不知该向何处去了。

这两周来诸事多奇异,我仅凭着年轻人如空中楼阁般脆弱的“雄心壮志”穿越南北,凭一腔热血充饥,竟也不曾饿过。我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证了两场古往今来脍炙人口的战役,便已精神恍惚、四肢无力了。英雄如曹操,也终困于周郎,固一世之雄,而今又安在?我不知自己到底将去往何方,更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去行信中所载之大义了。

不凡者尚且化为尘土,那我等凡人又如何呢?我自幼在内心演绎的那些自己英姿飒爽之画面,也变成了荡漾在长江水中的幻影,随着风淡去了。车依旧向前开着,我靠在椅上,半梦半醒。无火无锅,有饭而不能食,久违的饥饿感折磨着我,太阳又一次落下去了。

不知过了几天几夜,车在一处荒郊野岭停了下来。远处一座山分外显眼,有为周围群山之首的气势。我清楚那最后一件物品就在那山的某个角落,便笨拙地朝着山的顶部爬去。山上凿有石阶,却久经磨损,禁不起使用。所幸山不算高,亦不甚陡,爬得累了,便坐在石上歇息,看远处黑黢黢的山一层一层叠着,似海的波浪,似人的心潮。

我最初的确是怀着“拯救天下苍生”的可笑念头来的,而今却不由自主地怜惜起了自己,我想念过去与父母共处的温暖,想念与好友共同游戏的欢乐,想念早餐店的菜香,想念街边小贩的叫卖声,这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物,看不见也摸不着,却在我心头散发着柔和的光。

“我要回去。”

一个声音在我的脑中回响,我不再去想那些遥不可及的“伟业”了。在山间寻到一处空置许久的茅屋后,我闭上双眼,想着明早找到最后一件东西,就要回家,回到我无法割舍的日常中去。

第二天起来,我又在山中行了许久,也不曾找到任何东西。相比于前两处,这里静得可怖,毫无军队的痕迹。虽是白天,可若非行至开阔处,便只能见到交错纵横的枝条压下来的一片阴沉。分明从未见到猛兽的踪迹,也时常有熊咆龙吟隐隐地从不远处传来,亦实亦虚,震得我脚底发软,快要从山腰失足落下。时值八月,正午时分,天气炎热异常,我的神思也被击溃,游离天外。有那么一瞬,我仿佛看到山脚下华丽的殿宇;亭台楼阁,如一颗颗珠宝翡翠,镶嵌在广袤的平原之上,其势如龙,像是旧日都城,绚烂如夏花。

但那也不过是一时的风景,不一会儿,我定住了神,眼前又变作了荒石枯木,丛生杂草,不复有繁华之景了。

暮色到来的时候,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坐在一旁歇息。山顶不难抵达,然其上除了低矮的灌木外,别无他物。我翻开随身携带的信封查看,没有任何动静。

群山连绵,不见村落,来时的马路仿佛也消失了,只剩一条无名江河,缓缓流过,不知家乡在何处。

晚风渐起,精疲力尽的我难以置信地听到有说话声传来。向后看去,只见两小童立于树下,商量着什么,再靠近些,才知道他们一家居于山脚,几日前暴雨忽至,粮食受潮腐烂,便遵祖父之言于山内寻粮。他们一见到我,如两眼放光,说到:“祖父口中的那位过客,原来就在这里!您所带粮食,今在何处?快别吝啬,以解我家饱腹之忧。”

我半信半疑,想着自己也饿得发颤,把粮袋用掉一半应无大碍,便随二小童下山,在他们的惊异声中,将车开至其家门口。

在我抱出粮袋的同时,一小童直勾勾地盯着一旁的铁链看,看着看着,朝我露出狡黠的笑来,说:“您那铁链,怕也没甚用处,不如给我家老头打了做把斧头,减轻我们往后度日的麻烦。”

不容我阻止,那小童顿时使出惊人的力气,抱起铁链往山里跑去,回来时只拿一树叶,小心地装到口袋中。无论我如何求他、恐吓他,乃至抄起家伙想打他,他都只是发笑,并不显出丝毫反悔之色。

“饭做好了,你们快来吃罢。”另一小童从屋中跑出来,向我俩招招手。我只得先进屋填饱肚子。后院传来断断续续的打铁声,我的心霎时凉了半截——如此一来,不知我该如何回家?

饭后,那偷了铁链的小童将我拉出屋外,引我至山顶,问道:“你知此为何山吗?”

见我摇头,他笑了,转头看向遥远的彼方,说:“这山名首阳山,你正午看见的宫殿楼宇,不是幻觉,是旧日曹魏的真迹。这山上还埋着文帝和司马氏呢。你近日贯穿南北,虽所见多为武帝事迹,但他所立下的功业,亦能呈现于此。”

山色隐于黑夜,模糊不清。我亦不知其所以然,追问道:“你吃了我的粮,又抢了我的铁,现在就算知道此为何处,我没办法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对方在口袋里摸索一番,将树叶给我:“帝王将士,所立功业不过一时,最终都变作一具具尸骨藏下。你游官渡赤壁,还不知道吗?军粮为凡人所种,铁链为凡人所锻,最后也应归于凡人,若真欲立功建业,也该是在人群之中。纵是著名之战役,也已过千年,唯有当日无名之人所栽树木,留存至今。你莫再言空话,粮食与铁链,是应还给百姓的东西,唯有这叶是属于你的第三样宝物,你将它从山顶抛下,方可回去。”

说完,他瞬间没了人影。思乡心切,我未经思考便抛下树叶,顿时感到有一股引力将我向山下拖拽,眼前黑糊糊的,我在半空中挣扎一番,在落地前一刻寻回光亮,骤然起身。

此刻,山川隐去,熟悉的书桌重现于眼前,上面空无一物,只有几缕阳光叠着;窗外如往日般人声鼎沸;厨房里母亲做饭的翻炒声传来。夏日炎炎,不再似先前般寒冷异常,汗珠不一会儿便从我的头上滴落。

难道方才的一切都是幻梦吗?我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脸,只感到切实的疼痛。桌子、床铺、窗棂……一切摸起来都无比真实,或许那官渡、赤壁与小童,真真只是大梦一场。

就在我收拾心绪,转身将走时,一阵风起,吹乱房内的纸张,我欲走近关窗,却见一片树叶自上飘来,只那一瞬,近一月的颠簸与感慨,重归心头。

树叶绿得刚好,散发出丝丝鲜活的气息,轻轻地擦过我的鼻尖,再随着风远去——去那市井之中,去那人群之间,去找寻如我一般的普通人了。

我看着叶子拐入小巷,方才关窗,饭菜刚好,母亲的呼唤声分外清晰。

藏不住脸上的笑意,我慢悠悠地朝餐厅去了。

 
分享
0
郑亮亮
郑亮亮

积分:-

注册时间:-

沙发
2023-08-23 19:49:45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文笔不错😄
  • 插入图片

    支持一次选择9张图片上传(使用Ctrl、Shift选中);

    支持jpg、png、gif,单张图片不超过10M,png不超过1M,gif不超过300K。

    • 继续添加

  • 提到好友

3(16px)

楼主最近发表

相关帖子

    大家都在看

    下载家在深圳APP

    关注家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