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深圳,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0

|

7

在路上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主楼
2018-04-15 16:55:31
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在路上

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年轻时的点点滴,这一路走来,太多的艰辛和无奈,也有很多的天心和欢笑,如今已为人母的我,看着孩子的成长,突然怀念起了过去的一切一切,回忆中,却发现很多都被遗忘,记下曾经的一切,或许还能找出曾经认识的我们
分享
0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沙发
2018-04-15 16:57:46
93年的初秋,南下的火车上,20岁的郝斯佳兴奋的憧憬着她未来的日子。她甚至没去想离家出走的这二十四小时里,家里会乱成什么样子,或者谁在为她担心着。她自私的认为,反正她不在那就不用面对,不用面对的事就不存在,心里只想快点到她想去的地方。
  
  这不是郝斯佳第一次离家出走,只是这一次她成功了,这次斯佳想去的地方是海南岛。
  
  两年前,斯佳想去的地方是广州。但是,她没钱。上班了一年的斯佳每月两百多块的工资是如数上交给妈妈的,有时候会留下个十几块的零头,有时候工资是没有零头的。只所以想去广州,是因为大姨一家在广州,她只要有路费到广州就不怕了。斯佳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姐姐大学二年级了,姐姐上学的地方离斯佳住的城市很近,以现在火车的速度五十分钟就到了。所以,第一次她偷跑,去了姐姐那里,她知道姐姐每周末有去做家教,一个月有六十元的收入,而姐姐从来不乱花钱,总是会在回家的时候买些小礼物带回来给斯佳和弟弟妹妹。那姐姐只要给她个车费就可以了,当时斯佳就只有这么简单的想法。可是,她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到了姐姐学校,妈妈十二点多就追了过来,那天,姐姐两次被叫去学校门口接人进来。斯佳偷跑的并不高明,从时间上看,她前脚出门,妈妈就发现了她的意图,以最快的速度追出来的。这一次的离家出走宣告失败。
  也因为这次的离家出走直接导致了奶奶的过世,斯佳是打半岁就奶奶带着的,奶奶的离世让她后悔不已,所以她打算等奶奶过了三周年后再走。那一年,斯佳未满十八岁。
  
  斯佳第一次走那天是农历腊月初八,而奶奶离开是正月十九。从初九和妈妈一起回到家,奶奶看到斯佳高兴坏了,奶奶拉着斯佳的手告诉她,从知道斯佳离开到回来的这一天里,她没吃饭没喝一口水起不了床,但是看到孙女回来了,她起床一直拉着斯佳的手,斯佳哭了。
  
  初十那天奶奶病倒了,直到离世那天没有起来过床。斯佳原本打算过了年找机会再次离开的,她甚至认为奶奶是怕她再走才装病的,因为只要斯佳在家,奶奶就不停的叫她,一会儿说渴了,一会儿说躺累了想坐起来,刚扶她坐起来又说要躺着。斯佳认定奶奶是装病的,就连奶奶吃下去点东西就吐了,她也以为是装的。在一次奶奶说渴了想喝水,斯佳喂奶奶喝水的时候做了一个让她后悔一辈子的举动,让她至今都不愿想起来那个动作,奶奶当时看着她的那个眼神是她永远抹不去的痛。
  
  年十九,奶奶走了,斯佳第一次有了撕心裂肺的痛。她答应带奶奶去种了很多花和树,在斯佳看来是非常漂亮的还没通车的环城公路上走走的,离家很近,奶奶却走不到了。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板凳
2018-04-15 17:00:36
有那么一年多的时间,斯佳安安生生的在纺织厂的细纱车间上着三班倒的班。她讨厌极了这份工作,每天八小时不能停的绕着两台半的纺纱车跑,稍一偷懒下班就交不了班,就的多留一会。那落在脸上的棉花絮让她难过死了,不知道是对棉花过敏还是对粉尘过敏,全身只要一抓就起包,痒得她受不了。
  
  斯佳跟爸妈说过她想换工作,但当时有份工作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斯佳十二岁前都是生活在乡下的,上初一那年爸爸才把一家人的户口随他迁到了城里。爸爸,妈妈,奶奶还有她们姐弟四人,全靠爸爸一个月一百八十元的工资养着,生活过得有多窘迫可想而知。斯佳刚升初二的时候,爸爸的工厂里招过工,爸爸说他会有个名额,但是姐姐考上了市重点高中,斯佳不满十三岁,妹妹刚上初一,没有一个年龄达到能上班的规定的。商量的结果是把斯佳的年龄改大一岁,参加招工考试。姐姐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优秀,考大学是不成问题的,斯佳心里怪别扭的,但是她也不想家里天天去买五分钱一斤,剥落下来的白菜叶吃,她同意了去参加招工考试。在斯佳以为她百分之百能上得了班的情况下,没有再去学校了,结果却是被当年争破头想进工厂的人以年龄不到十六岁告到了劳动局,斯佳没能进到爸爸的工厂上班。第二年她和妹妹成了同届同学又去重新读初二。纺织厂的这份工作是她初中毕业后,上了技校幼师专业,实习期间却因为凶了一个小男孩被投诉,她就没有等到拿毕业证就开始抵触去上学,当时妈妈省吃俭用攒下来钱集资了三千元才上的班。所以虽然不喜欢,斯佳也是不敢轻易辞掉工作的。
  
  当然有离家出走的念头一开始并不是因为工作,是在她工作后开始频繁的相亲。当时斯佳才多大,不满十七岁。记得第一次有人到家里提到这种事,斯佳在暖暖的太阳下瑟瑟发抖,好半天都无法接受这件事,不知道是无法接受别人的提亲?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是个大人了!她拒绝了。
  
  接下来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开始有人上门,妈妈也是很热情的回应着,安排着。一次次的拒绝,背后开始有人说闲话了,不好听的话传到妈妈的耳朵里,一向要强的妈妈受不了啦,开始埋怨斯佳挑什么挑,自己家里条件不好,别人介绍的都是条件好过家里太多的,这让斯佳听来特别的刺耳。以至于后来说想换工作的想法,爸爸的一句:“我没本事给你换工作的,人家介绍的条件那么好的可以给你换工作的,你不同意就自己折腾吧!”让斯佳心寒了。
  
  其实妈妈知道斯佳为啥要离家出走,在她追到姐姐学校见到斯佳,第一句话就说:“你不同意人家介绍的人以后我们就不见,你走什么走?”奶奶过世后确实安静了一年多,慢慢的又开始有人找上门来。
  
  斯佳现在不拒绝了,她去见,见完就不同意。再后来她说车间里有人给她介绍个不错的,同时她要求每个月自己存一百元,妈妈同意了。她再一次计划着离家出走。
  
  这期间斯佳也是做足了戏份,一到休息她得装作出去约会啥的,那年的端午节,她得拿着妈妈做的棕子,假装去末来婆婆家走动下,拎着棕子在公园里吃了一天。如果不谈婚论嫁通常两家人是不见面的,就在斯佳刚存够六百元时,妈妈好像又发现了她的异常,非要她交出身份证。妈妈能够准确的知道她的想法这件事,对于未为人母的斯佳来说太神奇了。斯佳在纺织厂里有一个很要好的小姐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闺蜜,两个人性格各方面都很像,有空就呆一起无话不说,斯佳的苦恼和她想离家出走的想法都有跟小姐妹提过。在妈妈催要身份后的两天,斯佳准备了两件她平时喜欢的裙子放在了小姐妹家,她也只有那么两件裙子,九月份的北方已有凉意,裙子是穿不了的。
  
  这并不是斯佳的计划,她原来是要存够一千元才打算走的。她去年去过广州的大姨家,那里的消费跟她住的这个城市比起来要高出好几倍。以她没有单独出过门的认知,这一千元是够她用些天的。她远没有预算到外出遇到危机的那种能力,也没有算到后来的危险,更没想到她其实连海南在哪儿,离广州多远都不知道 。
  
  斯佳一大早就离开了家,她先去小姐妹家把裙子带上,当时小姐妹刚结了婚,也正是因为结婚后的小姐妹跟她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斯佳凭空的还多了一份落寞感。小姐妹当时拉着她说:“我家老公让我劝下你,能不能不走,人生地不熟的你又一个人。”斯佳固执的说一定要走的。小姐妹拿出了一张纸递给她:“这是我老公办公室的电话,他让我告诉你遇到什么因难啦,打到他办公室,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也帮不到你的,但是有事记得打回来电话,我们也放心。”斯佳接过了留有电话的纸放好,虽然她走后一直匆匆忙忙的没有打过那个电话,但是当时她拿着那个电话号码,她是安心的。就这样,小姐妹送她到了车站,再三叮嘱她遇到因难记得打电话,她答应了,但是她没做到,在当时电话不普及的年代,斯佳的离开,使得和小姐妹有二十多年都联系不到。

    其实斯佳还是想去看下姐姐,所以她还是先坐火车到了姐姐上学的城市。跟姐姐的感情是依赖形式的,她和姐姐一个年头一个年尾生,虽不隔属相却相差了快两岁。斯佳四岁就跟着姐姐去上学前班,那时候斯佳她们还生活在农村,靠挣工分养家的年代,就没有人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家里的孩子,都是粗养着,大的带小的。妹妹小斯佳一岁,在斯佳的记忆里只有姐姐,妹妹是她六岁后才发现的。像是姐姐的影子,走那跟那,直到姐姐上了大学,斯佳才突然发现,她认识的都是姐姐的同学和朋友。
  
  最终斯佳没敢走进姐姐的学校,怕再像上次一样被妈妈抓回去。她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开了一间房,买好了第二天去广州的火车票。利用下午的时间,在车站旁的服装批发市场买了两套换洗的衣肥。她跟着姐姐看过很多书,书本上描述的海南岛四季如春,天气炎热,斯佳就认为那里是不需要厚衣服的地方,所以她买的两套衣服都是薄薄的单衣。又备了些洗漱用品,她还有四百多元,斯佳天真的以为一到就能找到工作,就不怕了。第二天,她终于登上了南下的列车,没有一点不舍,只有兴奋和想像的美好。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地板
2018-04-15 17:01:22
火车上,坐在斯佳旁边的是两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坐在对面的是看上去比斯佳小的多的两个女孩儿和一个男孩儿。刚开始大家并没有交流,对面的一个小女孩突然对斯佳说:“姐姐,我俩换下位置好吧?”斯佳点头同意了,她站起来和小女孩儿交换了座位。小女孩儿坐过去刚一会儿就和那两个男人发生了冲突,吵起来了,坐在另一边座位上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马上走了过来说:“跟个小孩儿吵啥,小孩儿不懂事,换下吧,我坐这。”说完,老人家让坐在斯佳旁边的小男孩坐到另一边他的位置上,跟斯佳换位置的小女孩坐到斯佳旁边。那两个男人并没有再说啥,又坐了两站就下车了。
  
  跟斯佳换位置的小女孩儿开始跟她聊天,小女孩说:“姐姐,那两个男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你一上车他俩就老盯着你看,我跟你换了位置,他俩就骂我坐到他们的包了,就吵起来啦。”斯佳从上车就满脑子的幻想着她到了海南后的生活的样子,一点没注意到旁边的人。斯佳问小女孩儿:“你们要去哪里呢?”小女孩儿回答:“我们去广州,姐姐你呢?”“我也到广州。”斯佳好开心,一路上有人说话了。
  
  聊天中,斯佳知道小女孩儿一起的有三个女孩儿加上刚才的那个小男孩一共四个,小女孩儿才十四岁。老人家是她们村里的,在肇庆开了一家餐馆,回来村子里带她们出去餐馆打工的,说是远房亲戚什么的。那时候从姐姐上学的城市坐火车到广州要三十多个小时,还好有这几个小孩子一起打牌聊天,竟也没觉得时间难过。
  
  一天一夜后,慢慢的接近目的地了。小女孩儿问斯佳:“姐姐到广州就不去别处了吧。”斯佳回答:“我是要去海南的,下了火车要转车的。”对面的老人家突然说:“那你今晚走不了啦,车不晚点到广州都十点多了,到海安的汽车都没有了,广州到海安要十多个小时,晚上十点半后应该就没有到海安的车了,你只能等明天一早。”斯佳瞬间懵了,她没想到海南离广州那么远,她甚至还以为海南和广州都是南方,离的不远,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就到了。上学的时候地理就没学好,二十四省市她都记得到,她都知道省会和直辖市的名字,唯独不知道距离,地图上离的都很近,她到现在也不会看地图。
  
  直到这时候,斯佳才开始有点害怕,只一心想着离开,却并没有安排好一切。她连海南的具体位置都不清楚,她不知道要先坐十几个小时的汽车到海安再坐船才能到海口,就敢盲目的逃离家,是因为在她们那个年代,交笔友是一个跟陌生人认识的方式,斯佳通过一本杂志认识了一位笔友,是一位大她几岁的东北小哥哥,她是有想去海南的想法后认识的对方。她从一开始就问过对方有没有海南的朋友,几次书信来往后,对方也大约知道了她的想法,并且也有给过斯佳两个海南笔友的地址。斯佳按那位小哥哥给的两个地址写了两封信寄了过去,信中说了她想去海南并希望能得到帮助。信寄出去后一封查无此人退了回来,另一封她还没等到消息就仓促的离家出走啦,一切都还没等她计划好就发生了。
  
  或许是没有过任何的经历,不懂得任何的掩饰,斯佳的的惊慌都是写在脸上的。坐她旁边的那个小妹妹立刻发现了她的异样,马上对斯佳说:“姐姐不用怕,我一定会让爷爷帮你的,让他把你送上车我们再走。”斯佳些许的有些安慰,但心里还是无底的怕了。小女孩儿看着对面的老人家说:“爷爷你带姐姐到她坐车的地方,把姐姐送上她要去的车行不行?”老头看了下小女孩儿说:“就你多管闲事,她又不是你姐姐,我们要去的方向都不同,我们也要赶车,发车的时间都不对你管得了吗?”老人家满是埋怨的语气,斯佳的心再一次的慌乱不堪。小女孩儿拉着斯佳的手只管说着:“反正你要帮她的,姐姐我一定会让他帮你的。”跟小女孩一起的那几个孩子,显然没有她的这种热心和担心,跟着老人家一起说小女孩多管闲事,斯佳当时居然对这个小女孩儿有了依赖。
  
  小女孩一直跟斯佳说着话,她说一看到斯佳上车就觉得她像姐姐,小女孩儿是没有姐姐的。接下来的路程中,小女孩各种的安慰让斯佳放心,她一定会让老人家送斯佳上了去往海安的车。不知道怎么样的一种感激,小女孩儿倔强的个性竟也让斯佳安心了下来。
  
  火车在十一点左右到达了广州,小女孩一直拉着斯佳的手,跟着那位老人家一起往汽车站的方向走。老人家虽然表态了几次不同路,让斯佳自己去找坐车的地方,但拗不过小女孩儿的坚持,也就同意带着斯佳到汽车站。但是说如果今晚有车,他们会先走,而斯佳只能等到早上六点半才会有第一班车,他只能做到如此。能知道在哪坐车对斯佳来说都已经是万幸的事了,就又开始有了最初的兴奋了。
  
  出了广州火车站走不远其实就是省汽车客运站,小女孩儿开始担心起斯佳来了:“万一我们走了你可以吗?”这时候斯佳稍许有些大姐姐的的样子了,她拉着小女孩儿的手安慰:“别担心,姐姐有朋友在那边的,我只要知道怎么坐车就可以了。倒是你呀,这么小的年纪,出门在外的一定要会保护自己呀!”小女孩儿竟然眼眶湿了,拉着斯佳的手不放。去往汽车站的路上,小女孩儿一直担心说怕斯佳遇上什么危险怎么办,这一点真得是斯佳没想过的。
  
  很快到了汽车站,小女孩儿她们也没买到当天晚上就能走的票,只能和斯佳一起坐等到天亮。小女孩儿竟开心的笑了,那一晚她们靠在车站的椅子上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各自买好了票,小女孩儿再次拉着斯佳的手说:“姐姐,就要分开啦,你是一个人,要注意安全,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姐姐了。”斯佳竟有种想要哭的感觉,这一路上,陌生的小妹妹为她担心了好多,她甚至都没有问起过小女孩儿的名字,她也知道再见到的机会几乎是没有的,可是这一会儿,她真得心酸的舍不得丢开小女孩儿的手。终究,还是要各走各的路,坐在开往海安的汽车上,斯佳也一直想着那个小女孩儿。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4楼
2018-04-15 19:26:41
这一路上并不太平,被卖了三次猪仔终于在天黑的时候到了海安。斯佳刚下汽车就有人过来问她是不是要过海,有没有特区通行证,并说今晚是过不了海的,台风天都两天没有通航啦。斯佳在家里的时候都有听过南下的人说过,专门有人骗刚到南方的小姑娘的,会装作很关心你的样子问东问西。所以斯佳根本不屑理这些人,虽然是没有单独出过门,基本上自我保护的常识还是有的,书本上也有看过的,她无视这些人继续往海边的售票处走去,却没想到她一会儿是乖乖的又回来找这些人的。
  
  ”只听说去深圳是要特区通行证的,怎么没听说过到海南也要特别通行的,还想骗我?”斯佳心里这么想着。她总以为自己看书看杂志多,知道的也比别人多吧,万没想到她栽就栽到自以为是上面。就这么边走边想,很快到了售票厅。她走过去买票,被告知台风天停航,具体通航时间等通知,这么说刚才的那些人是没有骗她的。
  
  斯佳又返回到刚下车的地方,刚才问她的那些人还在那里,看到她又折回就迎上去说:“是真的过不了海的,你晚上要找个地方先住下等通航,而且如果没有通行证你也过不了,只能花钱坐私家船从秀英港上岛。”“我有身份证的。”斯佳很没底气的说到,她真得很怕被人骗了钱,这一路下来,身上所剩的钱不多啦。“这样吧,你先住我们那吧,正好有个小姑娘跟你差不多大,已经在我们那住了一晚上啦,你可以问下她的,我们不会骗你的。”其中的一个女人这样跟斯佳说。其实这会斯佳的心里是乱的,又不可以完全相信别人,又没有任何的办法,听说还有女孩 ,她也就同意去那个女人家里看下能不能住。
  
  那个女人带着斯佳到了家进而,确实看到了一个跟她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在那里,带她来的女人安排她跟这个女孩住一个屋就又出去了。“我叫刘畅,你呢?”“郝斯佳。”斯佳回应了女孩。“嗯,我都在这住了一晚啦,以为今天就通通航的,结果等到晚上还是不行,对了,你有通行证吗?”女孩再次提到通行证,让斯佳心里很紧张。“我有身份证呀,拿身份证过不了吗?”斯佳问到。“不行的,没有通行证,你只能坐私家般偷渡啦,从秀英港登岛。”这是斯佳第二次听到秀英港。后来跟女孩的聊天中,她知道了秀英港是军港,从旁边登岛是可以避开查通行证的。
  
  晚上,刘畅带斯佳在住的旁边吃了晚餐,一起的还有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刘畅告诉斯佳,这个男的在上海出差时,因为火车出了点事故多停了两天,到了海安又因为台风过不去停留了两天,身上没钱啦,跟她借了一百块钱,说到了海口马上还的。聊天中,斯佳第一次听到了公主和少爷这个称呼,也听刘畅说到坐台小姐,而且她知道了公主和少爷其实就是夜总会的服务员。慢慢的大家似乎熟了一点,那个男的知道斯佳是没有通行理论上的就说:“正好我有带多一张公司邀请证明,本来是要带客户来的,后来因临时变化,客户没来,可以给你用,只要把你名字写上就可以假装是我们客户啦。”斯佳长舒一口气,这个问题也解决啦,她真得很庆幸路上遇到这些关心帮她的人,化解了她的各种不安。
  
  到了第二天,她们一起吃过早餐开始等待通航的通知。到了中午,说是可以通航了,等她们赶到售票厅一看,排队的人山人海,由于两天的停航,滞留了太多人,照这样看,等到晚上也上不了船。正好就有人来问要不要坐私家船过去,五十元一个人。刘畅就问能便宜不,三个人一百。对方不同意说你们嫌贵继续等吧,别人家都要八十一个人。
  
  眼看着又到了下午,再等下去估计今晚又走不了啦。那个男的急了,说不管怎么样今天都得到公司的。因为钱是跟刘畅借的,所以他跟刘畅商量,希望早点坐船过海。而斯佳其实也早就想赶快能到海口,于是,还是决定坐私家船过海。回头找到刚刚那个人,三个人一百二对方竟也同意了,她们跟着那个男的到了另一边停靠私家船的码头,很快上了船。
  
  不愿等待的人很多,船上一会儿就坐满了人,很快就开了。大海是斯佳第一次看到,吹着海风,她又开始了美好的遐想。不可预料的事,总是在你最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生,紧接着斯佳就遇到了她这一生中最意想不到的惊魂时刻。

海悦春天
海悦春天

积分:-

注册时间:-

5楼
2018-04-16 00:12:22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6楼
2018-04-16 23:47:26
船上,有一对刚毕业的小情侣是从北京来的,跟斯佳一样这对小情侣也是第一次上岛,还有两个女孩儿拿了两个大箱子,听她们讲是做服装生意的,这次是去广州进货的,坐在船上也就听这些人聊了下他们自己。刘畅讲了很多她海南岛的事。斯佳知道了她有个表姐在海口,而且小斯佳两岁的刘畅是有男朋友的。刘畅上岛有两年啦,刚到的时候是给表姐打理下家务,后来自己找了份工作,这个男朋友是在工作中认识的。刘畅一直说她家的于工这次跟她吵架了,所以她离开海口回了趟家,是于工打电话求她回来,她才赶回来的。在听的过程中,斯佳一直以为刘畅和她的男朋友是年龄相当的一对情侣的。
  
  一个多小时后,刘畅说很快到秀英港了,可是船却停了下来,船并没有靠岸,却有好多人开始陆续的下了船,那对小情侣和那两个做服装生意的女孩都下了船。斯佳她们也站到了船头,看着那些趟过几乎没腰的海水上了岸的人,斯佳开始犹豫,没有码头,没有港口,怎么不靠岸就下了船呢?这时,船上的人说:“下不下去,到前面不停了。”斯佳被后面的人推了下也跟着下了船,刘畅跟那个男的也随后跟着下来。刚踏上沙滩,就看到有人在惊慌的跑,斯佳以为是遇到了查证件的,还站在那里跟刘畅说:“我们都有证,不怕的。”就这么站着有一会没动,也还好是没有走动,等那些人靠近她们,斯佳她们吓傻啦,第一反应“抢劫!”瞬间耳朵听到的都是哭喊声。那些人是四散跑开的,被拿着长砍刀和竹竿的人追着,旁边一个拿着密码箱的年轻小伙子,在抢夺箱子的过程中被砍断了手,箱子落在沙滩上被人抢走。斯佳一下石化了,有那么几秒她是没意识的,这种场景不是只在书上出现的吗?没给她多余的时间去想像,她们三个被一个拿着长竹竿的男人过来搜走了包里的钱,并没有罢休,赶着她们往少滩上的树林里走,那些被追上的人都被三五成群的赶进了树林里。
  
  接近树林边上的时候,直觉告诉斯佳是不能再往里面走的,她立马蹲了下来说:“我再帮你找找还有没有钱了。”斯佳一蹲下来,刘畅和那个男的也停了下来,拿着竹竿的那个男人也停了下来。斯佳把她的小背包拉开,一点点的把东西全部拿出来,说:“真得没有了,一分钱都没有了。”赶着她们的那个男人走过来把她的包提起来倒了倒,里面掉出来一块去年在广州花两块钱电子表,男子捡起来拿在了手里。斯佳说:“给你吧,两块钱,没电池坏了。”到现在斯佳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跟抢劫东西的人说那句话。那个男子把电子表扔在了沙滩上,斯佳居然接着说了句:“我也不要了。”“捡起来放好,想骗我,你们三个再拿一百块钱就放你们走。”那个男子突然大声的说话吓了斯佳一跳,她赶紧捡起了电子表放回到包里,然后转头看着刘畅,上船前斯佳拿了一百二十元给刘畅让她付船费的,她看到刘畅把钱放在了穿着的丝袜里。她给刘畅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把钱给他吧,给了我们就可以走了。没想到,正大哭泣的刘畅就停止了哭声,也蹲下来翻自己的包。后来斯佳才知道刘畅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斯佳使眼色是告诉她别怕不要哭!
  
  刘畅的包里也是除了衣服没有一分钱的,跟刘畅借钱的那个男的这时候说了一句:“我包里有一件毛衣,三百多买来给我老婆的,我给你,明天我拿钱来赎可以吗?”抢劫的男子一看就他们四个在沙滩上了,就接过了毛衣,还不忘告诉男人:“明天拿钱来换毛衣,你们走吧。”就这样可以走啦?
  
  完全没有方向感的斯佳站起来赶紧的往她认为安全的一边跑,刘畅和那个男的也跟着跑了过来。不知道一路狂奔了多远,实在跑不动了,她们停了下来。又听到后面有人说话,也是跟她们一样从树林里跑出来的那对从北京来的小情侣。陆续的又有几个人跑了过来。这时候,有一辆带拖斗的货车停在了她们面前,问要不要坐车,一人二十可以送到公路上。二十元,斯佳想这会谁还会有钱吗?那对小情侣中的男的说:“这些人也是笨,我还有一千在鞋底藏着,上车吧,大家也算是共患难啦,钱我来出。”刘畅这会也哈哈一笑说:“是群笨人,我也藏了一千元在鞋子里,不用付我们的钱。”斯佳这还惊魂未定的,她们就开始嘲笑起抢匪了。
  
  大家一起上了车,刘畅一起付了斯佳的车费。听到那对小情侣说起那两个做服装生意的女孩儿被打的很惨,让她便开箱子就是不肯,要钱不要命,他们出来的时候那两个女孩还在里面。而跟刘畅借钱的那个男的听说这对小情侣要去的地方离他公司很近,就跟小情侣借了钱还给了刘畅,还说了句跟着你们真倒霉的话,这话从何说起的,斯佳是想不通的。斯佳呆呆的坐在车上,脑袋里空空的,她再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想快点结束这段路程。她没想到登上海岛的第一天,迎接她的是抢匪。

椰树下的浪漫
椰树下的浪漫

积分:-

注册时间:-

7楼
2018-04-16 23:48:40
车很快就到了公路边上,司机把她们一群人放下在路边就又折了回去。刘畅说前面不远就有公交站了,一到公路上她就知道怎么走了。对于斯佳来说,她现在是越来越怕了,她好担心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那个没回她信的女孩子是否还在那里。

  斯佳告诉刘畅她要去龙昆北路,但是她不知道她要找的人在不在。刘畅说:“我留个电话给你吧,如果你要找的人不在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我在海秀路上,离你要去的地方也不远,你不认路可以打的士,你还有一百多在我这,我先给你一百。”刘畅说完找了张纸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又拿了一百元给斯佳。斯佳知道她其实是身无分文了,但是刘畅却告诉她还有钱在她那里,这让斯佳无比的感动。

  天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她们也很快到了海口市区,刘畅叫了辆的士,先把斯佳送到了龙昆北路。到了那里斯佳才发现是湖北办事处,并且里面是宾馆。斯佳下了车,刘畅交待她一定要打电话给她。斯佳当然不希望还会再有什么不顺利的事情发生,可惜,事情总是没有她期侍的那样发生。

  斯佳走到门卫那里问起那个女孩的名字,门卫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他告诉斯佳:“你说的这个人走了有大半年了,真是怪了,最近怎么有人找她呢,这不,前不久还有人写信寄到这儿的。”斯佳知道那是她写的那封信,一下子她又开始心绪乱了起来,说话都有点发抖:“那知不知道她去哪了呀?”那老头回道:“这地方常有人来人走的,人走了谁会告诉我们要去哪儿,那就是又找到好的地方上班了呗。”斯佳有种想哭的感觉,想必她的不安又是写在了脸上的。大爷看到她这样说:“你是刚上岛的吧?这都天黑了,有地方去吗?”似乎是挺关心她的样子,斯佳努力让自己静下来,这才想起刘畅是有留电话给她的。于是她跟那老头说:“有电话吗?我可以打个电话吗?”大爷告诉她,门卫这里没有电话,要到二楼的宾馆大堂去打,不过电话通常是不给外人用的。

  于是斯佳开始求老头带她上去借用下电话,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在她的再三祈求下,那老头带她上了二楼,跟站在柜台里的人说了下,然后跟斯佳讲:“你可以打了。”斯佳接过电话开始按着纸上的号码一个个的按下,这之前她居然是没有打过这种按键的电话的,以前只在爸爸上班的办公室里按过电话,那种是最古老的那种转动拔号的电话。所以,斯佳实际上是不知道电话通了还是没通的,她更不知道宾馆里的电话拔外线是要先拔“9”的。斯佳只听到电话里是“滴!滴!滴!”急促的声音,她并不知道没接通,以为是没人接。柜台里的一男一女看着她在笑,那老头说你可以再拔一次,斯佳再一次的拔了刘畅留给她的号码,还是跟先前一样的。老头说:“你号码不对吧。”斯佳竟也信了,再也没有比她现在更失落的心情啦!斯佳这么想着,今天真的是最糟糕的一天。

  老头又带着她下了楼,看着已经黑了的天说:“你一个女孩子刚上岛,人生地不熟的,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在门卫的休息室里呆一晚,我值晚班,里面有张床你可以休息。”瞬间斯佳以为她一路上总是遇的到好人,没有退路的斯佳也觉得她只能呆到天亮才能再想办法。于是她先谢了老头说:“我只要坐在门口,天一亮我就走。”老头说怕被领导看到说,让斯佳进了房间里面。

  这几天的一路奔波加惊吓,斯佳坐着坐着瞌睡的头都抬不起来了。老头倒是好心的跟她说:“你进里面的休息室睡会吧,看你挺累的样子,反正我晚班是睡不了的。”这一刻斯佳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只想好好躺下睡会儿。她也就走进了里面的休息室,门卫房本身就不大,再隔开间休息室,里面就一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看上去挺拥挤的,床上挂了一顶蚊帐,斯佳觉得她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的。

  斯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是有人掀开了纹帐,一下惊醒的她本能的坐了起来。原来是那个门卫老头,那老头对着她说:“你需要钱吗,还是会给你些钱的。”斯佳这会是彻底的惊醒了,她其实明白了老头的意图。她没睡前在门口坐着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跟老头开玩笑,说他捡了个便宜啥的,老头当时还很生气的骂了那个人,所以后来斯佳才会放下了戒备心。斯佳立马说:“我坐着等天亮就走。”那个房间里有挂了个钟,斯佳当时看了下知道是凌晨二点多,离天亮也不会太久。

  斯佳离开床坐到了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她是真得怕出了这个门再遇到更大的危险,一心只想等到天亮赶紧离开。没想到老头突然说:“我要是睡着了,你把我房间的东西拿走了怎么办?”斯佳气得差点吐血,她对着老头吼:“我现在就坐到门口去,你睁着眼的,要不要看下包里有没有拿走你的东西。”说着,斯佳两眼已经是泪了。老头说:“不用,我还没睡着。”斯佳起身走出了门卫室,大门是锁了的。她就站在门卫房的门口等天亮,那老头后来有搬一张凳子出来,斯佳硬是站着没有坐。那一晚,她领略了海南蚊子的可怕,她觉得要不是来来的走动着,她会被蚊子咬死的,她也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她遇到的热心人都是好人。

  五点多,天已经蒙蒙亮了,门外边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走动啦。隔了一会,老头出来把大门打开,斯佳回头还是说了声谢谢,走出了那个大门。

  • 插入图片

    支持一次选择9张图片上传(使用Ctrl、Shift选中);

    支持jpg、png、gif,单张图片不超过10M,png不超过1M,gif不超过300K。

    • 继续添加

  • 提到好友

3(16px)

楼主最近发表

相关帖子

    大家都在看

    下载家在深圳APP

    关注家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