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飞地模式”能否飞越行政区划?关键在于建立利益协调机制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程洋 王睦广


跨越惠州,深圳在汕尾市海丰县得来一块“飞地”,在此试验跨区域合作的“飞地模式”。这块类似租来的土地,能否结出改革的果实,受到外界的普遍关注。


自2011年成立以来,深汕合作区就肩负着创新区域合作模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使命。走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程,深圳当年许下“先富带后富”的承诺,如今落在了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上。


“深圳有很多对口帮扶的地方,但这更多是一种社会责任和义务,而‘飞地模式’更多是通过市场化的手段,使得双方互惠互利,而不是单方面去援助,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发展模式。”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陈耀告诉南都记者。


点击在新窗口浏览全图

5月9日,深汕特别合作区腾讯云计算中心


打破行政区划 “飞地模式”是改革再出发


深汕合作区的“飞地模式”,可以说正在尝试打破行政区划,为经济发展创造新的条件。深汕合作区的相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合作区的体制机制模式在全国都是创新的探索。“如果说前海自贸区更多的属于开放再出发,我们就属于改革再出发,对内的改革,解决区域协调发展问题。”


其创新之处正在于“飞地模式”。此前合作区党工委、管委会为省委、省政府派出机构,享有地级市一级管理权限,委托深圳、汕尾两市管理,深圳市主导经济管理和建设,汕尾市负责征地拆迁和社会事务,由两市共管。而体制机制调整后,由深圳全面主导,合作区成为深圳第“10+1”区。


“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完整的‘飞地模式’。”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此前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调整方案出台后,深汕合作区有了真正的特别之处,具有了全国性的创新意义。


“从‘飞地经济’到‘飞地模式’,以前停留在经济层面,现在不断向管理体系、行政机制深化。”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土地经济与不动产研究室主任王业强表示。他告诉南都记者,“飞地模式”可能会受到当地行政体制机制的束缚,应该建立一个相对独立于当地行政体制之外的管理机制,可以借鉴新区的发展模式。


点击在新窗口浏览全图

5月9日,深汕特别合作区,科技公司车间里的工人


陈耀认为,“飞地模式”是一种打破行政区划的探索和改革,在行政区划不动的前提下,能够破除一些体制机制的障碍和壁垒,使得生产要素能够在更大范围内流动,是跨区域合作的良好模式,可以在税收分成、利益补偿等方面积极探索。


探索“飞地模式” 关键在于建立利益协调机制


从2008年成立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园,到2018年12月16日深汕合作区重新揭牌,深汕合作区一直被寄予厚望:不仅带动汕尾发展,为全省区域协调发展探索新路树立标杆,更能为全国“飞地经济”模式提供经验。


深汕合作区将“奋力打造中国飞地经济发展模式首创者、飞地治理模式首创者、飞地农村城市化实践首创者”列为发展目标。三个“首创”背后,是“飞地模式”的不断探索深化。


深汕合作区党工委书记产耀东认为,目前深汕合作区的发展进入了5.0版本:“精准扶贫的1.0版本是给钱给物;2.0版本是既派人过去,又给钱给物;3.0版本是搞产业转移园;4.0版本是全面的对口帮扶;当前的合作区相当于5.0版本,通过建设一个产城融合的新城,带动周边的发展。”


深圳是一座创新能力非常强的城市,然而受限于城市发展空间的限制,产业发展的步伐受到束缚。有分析人士认为,深圳的产业向周边城市拓展,对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具备积极意义。就深汕合作区而言,深圳在此处得到了产业拓展的空间,汕尾则获得了技术、产业的导入。


陈耀指出,“飞地模式”关键在于建立利益协调机制,要形成合约关系,明确双方的利益分成和责任权限。“互惠互利是前提,通过‘飞地模式’解决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也要形成责任,带动当地的就业和产业发展,形成新的增长引擎。”


在陈耀看来,珠三角地区内部差异比较大,粤东西北地区相对落后,“飞地模式”可以解决发达地区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能够带动落后地区的发展,这种模式对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为西部地区的合作发展提供了借鉴。


“深圳的发展潜力非常大,未来可能出现更多这样的合作区。”王业强同样认为,当下强调生态环境保护,一些城市受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限制,可能就没有发展制造业的土地空间,而其他的地方可能发展制造业的区位条件更好。比如长江的上游重生态保护,下游适合产业发展,也可以借鉴“飞地模式”。


观点


目前深汕合作区的发展进入了5.0版本:精准扶贫的1.0版本是给钱给物;2.0版本是既派人过去,又给钱给物;3.0版本是搞产业转移园;4.0版本是全面的对口帮扶;当前的合作区相当于5.0版本,通过建设一个产城融合的新城,带动周边的发展。


———深汕合作区党工委书记产耀东


“飞地模式”关键在于建立利益协调机制,要形成合约关系,明确双方的利益分成和责任权限。互惠互利是前提,通过“飞地模式”解决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也要形成责任,带动当地的就业和产业发展,形成新的增长引擎。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陈耀


调整方案出台后,深汕合作区有了真正的特别之处,具有了全国性的创新意义。


———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


从“飞地经济”到“飞地模式”,以前停留在经济层面,现在不断向管理体系、行政机制深化。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土地经济与不动产研究室主任王业强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程洋 记者 王睦广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 顾威


100个在售新房,逐个比较询价再奔波看房,都让人耗尽心血。想在选房路上躺赢?找咚咚新房先生!


点击报名


点击在新窗口浏览全图


置业网友在买房攻略群火热开聊


点击加入


点击在新窗口浏览全图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