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深圳,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0

|

79

这些年租房的经历,见识了

马友
马友

积分:-

注册时间:-

主楼
2017-09-25 15:06:32
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这些年租房的经历,见识了

       首先我不是租客,只是一介小小房东,我跟一个朋友合伙搞过合租房,真的是各式各样的男屌丝女屌丝都见了一遍。先讲你们想听的,当然就是各式各样的夜半呻吟声(先把纸巾收起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赤激)。

        我们做的并不是北上广那种一点底线没有的群租房,每个屋的面积都不小,而且没有木质隔断,全部实体墙,每个屋限制入住人数,不能超过两人。本着业界良心的原则,每间房子(注意,不是每间屋子)我自己都要去住一遍,一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方便或者安全隐患,二来监视一下入住的人,如果有素质低下或作息时间异于常人的租客,一律撵走。所以,鄙人能见识到很多形形色色的“白领民工”。

        第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个KTV公主,入住的时候她骗了我,说是在婚庆公司上班。此女生活作风豪放不羁,入住当晚,说她屋里连不上WIFI,跟我商量能不能把路由器放到她屋里去,我研究了一下地形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回头去拆路由器拖网线,等我再次出现在她屋里的时候,她已经脱的只剩内裤和胸罩了,我一下感觉智商欠费了,精神有些恍惚。她说:“你弄吧,我先去洗澡了。”我一边研究怎么走网线,一边琢磨她如此豪放到底几个意思。出于对自己相貌的自信,我可以肯定她不是在勾引我。我想到了《那些年》里柯景腾的家风,猜想也许他们一脉相承。

       你知道,安路由器这种活几分钟完事,而女人洗澡起码要半个小时,我实在没勇气厚着脸皮等她出浴,尽管对她后腰上的那朵牡丹仍念念不忘。

      后来就是我“淡定”的装完路由器,“淡定”的离开了,没有任何后续。不过关于她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两个月后,其他租客举报说她半夜太吵。邻居也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屋一个小姑娘经常带不同的男人回来,还抽烟,满楼道扔烟头。

      我意识到此女子定非等闲之辈,接到邻居电话的第二天我已经决定撵人。

       but,等我到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了,只留下一堆破损的丝袜,妇科消炎药若干,购物清单若干,满地的烟头,以及大量的吃剩的泡面。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闺房”可以乱成这样。不过她这个档次的乱跟后边我要说的一位大神级的人物比起来,简直不足挂齿。

分享
0
一只小妖
一只小妖

积分:-

注册时间:-

79楼
2018-01-12 13:49:50 来自iPhone客户端
转载记得加备注
lockerlockerowen
lockerlockerowen

积分:-

注册时间:-

78楼
2018-01-12 13:45:55
还在为物品找不到地方置烦恼吗?家中闲置物品太多,又舍不得扔掉,这时该怎么办?乐存乐库迷你仓帮您把问题解决了。您只需要花费一定租金,就能在自己住址附近租到个干净舒适的“小仓库”,其存储时间、仓库面积等还能根据物品多寡来灵活选择,缓解了现代都市人的空间存储问题。
取个名真真真尼玛难
取个名真真真尼玛难

积分:-

注册时间:-

77楼
2018-01-08 08:37:34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好帖继续啊
无聊师奶兼职代购
无聊师奶兼职代购

积分:-

注册时间:-

76楼
2017-10-02 11:18:49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我有一套房子的租客也是很好,住了快十年了,有一次上去收房租,看到房子和租给他的时候差不多,所以我一直都没怎么涨房租,同样的房子租金都三千多了,我一直收他2600.
石头的爸爸
石头的爸爸

积分:-

注册时间:-

75楼
2017-09-27 15:40:18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抄袭都不说出处的啊,这是知乎上的
同是天涯浪人
同是天涯浪人

积分:-

注册时间:-

74楼
2017-09-26 15:19:45

引用12楼原谅我不明白你的悲伤的发言:
知乎上复制的也不说明下出处?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120947
szhby
szhby

积分:-

注册时间:-

73楼
2017-09-26 13:11:29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在看在看,谢谢层主
引用梦在夏天的发言:
还有人看吗?我在辛苦搬运啊   楼主给我工钱
之之悠悠
之之悠悠

积分:-

注册时间:-

72楼
2017-09-26 13:10:38 来自iPhone客户端
支持你,继续搬
引用69楼梦在夏天的发言:
还有人看吗?我在辛苦搬运啊   楼主给我工钱
开心果999
开心果999

积分:-

注册时间:-

71楼
2017-09-26 12:53:38 来自iPhone客户端
楼主完全可以當作家啊
汪才伟
汪才伟

积分:-

注册时间:-

70楼
2017-09-26 12:09:57 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不更了吗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9楼
2017-09-26 11:57:27
还有人看吗?我在辛苦搬运啊   楼主给我工钱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8楼
2017-09-26 11:56:22

另一对基友。

这一对基友,一个是86年的,一个是84年的。86年的这位屌丝,跟我的合伙人有些交情,所以,通常他们欠几个月的房租我也不太在意。这两位在我们这住了一年半左右,期间搬了一次家。
当时的情况是,原来的房子并没有到期,但是大房东不知道脑袋抽了什么风把房子卖了,同意支付我们违约金,限期一个月让我们搬走。我们就在这个小区找了另一个毛坯房,加班加点的紧急装修之后让那些租客搬到这边来。(这期间我和我的合伙人曾几度累的流鼻血)
搬到这边之后我去过他们屋两三次,每次的场景都是这俩货光着屁股躺在各自的床上,摇着JJ刷手机。(忘了说,这俩人并非基佬,而是同在一个公司上班)
他们的生活内容是——早上去公司签个到,然后带几个同事过来打牌,中午的时候叫我给他们带饭,下午再去公司签个到,晚上躺在床上摇着JJ刷手机。
后来,86年的屌丝走了,据说回家相亲去了,听我的合伙人说,相亲对象是个东莞归来的江湖中人。他家里边还极力劝他同意,因为他们家里买不起房,这位东莞侠女自己有房…………后来我们又见过一次,喝多了说起这事,我和我的合伙人就调侃:“你就从了她吧,身经百战,保证活儿好”。他瞪着猩红的眼睛说“他妈的老子还是处男呢”
场面一时变得很尴尬,我们俩都不知道怎么接这话茬,只能默默的又碰了一杯。
说实话,他这样的人真的不少,家里没条件,自己又不上进,何况上进也没有用,眼界太低,一谈起创业他的想法总是徘徊在楼下的“轰炸大鱿鱼”和学校门口的文印部,“我打听过了,一晚上就能挣好几千呢”。
我倒不觉得他“不上进”有什么错,上进不仅仅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说出来的,当社会从来都不给你一个正向反馈,当你睁开眼看看家徒四壁没车子没房子没老婆,当你明白也许你奋斗一生也摆脱不了底层阶级的现实。我想“不上进”其实可以翻译成“知足常乐”
在他身上,我看不到任何希望。一切与“未来”有关的词都与他无关。这不是他的错,这样一群人,一类人,是时代的产物,他们是注定要被时代抛弃的。
也正是因为他,我决定再也不拓展合租房业务了,我不能天天跟这样一群屌丝混在一起
,我不能指望挣这样一群屌丝的钱。我希望的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希望我的朋友能给我带来这个时代最前沿的资讯。我希望我的朋友来时拿的是最新的商业计划书,而不是一摞廉价的商品促销单。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7楼
2017-09-26 11:55:44


又一位奇女子

设想一个场景:一头刚从粪坑里爬上来的猪,冲进你的客厅,你什么感觉?——什么都不要动,哪里都不要去,离我远点!
没错,这位88年的姑娘就给我这样的感觉。
她从58同城上看到我们的信息到找到我们走错了两个小区,找到小区后又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我,不是,我才找到她。这半个小时我们一直在通电话联系……我跟她说让她在小区门口等着我出来接你,结果等我到门口的时候她说她在一单元门口。我说那你往五单元那边走我去那等你,结果她特么走反了。我说那你别动了告诉我具体位置我去找你,结果她愣是描述不清,只说旁边有辆红色的车挺漂亮……车能拿来做参照物么?我他妈哪知道哪辆红色的车今天停在哪个车位?可怜我当时还觉得她挺呆萌的。
她住进来之后,基本上每次洗澡都要把热水器里的热水全部用光,早上洗完脸不关水龙头不关卫生间灯,手机连不上wifi然后跑去重启路由器结果他妈的给重置了。进卫生间之前完全不看里边有人没人啪一按开关然后一个大力冲撞,发现门锁着才不高兴的问一句“有人?”,好几次我在里边真的是吓尿了,瞬间漆黑,然后duang的一声……
还有一次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了出不来,(后来我看了一下很可能是她在里边洗澡时间太长水汽把木门泡膨胀了然后她把门把手揪掉了,没错,她洗澡就是这么长时间)
没办法,只能来硬的,我说你躲远点,我从外边推一下。结果我一用力……门一开正好扇她脸上了,我不是说了让你躲远点嘛。况且你洗完澡怎么不穿衣服啊大姐,您这身材也真是惨不忍睹啊……
很多事,她也不是故意的,但就是感觉她干什么我都不放心,我希望她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不要回来。
终于,住满一个月后,找了个理由把她打发走了。我想凭她这个生活能力应该……应该找两个保姆伺候着,一个看住她不要让她乱动东西,一个跟在后边收拾她毁掉的东西。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6楼
2017-09-26 11:54:55
被警察叔叔带走的人。
这哥们我从头到尾都没见过,是我合伙人告诉我的。我合伙人形容他的时候说——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IT狂人的气质。
据说他住进来之后,很少见他出去过,也很少离开他的房间,有的租客甚至一次都没见过他,一直以为那个屋是空着的。早饭不吃,中午或晚上叫一次外卖,这是一个一天只吃一顿饭的神人。
后来,有一天夜里,他就被警察叔叔带走了…………具体原因不明,据我们猜测,他很可能是个黑客,或者“间谍”,美分之类的。因为警察当时把他的笔记本收走了。而且后来我们在他房里发现挺多和境外联系的快递单据。还有一双从美国寄过来的未拆封的皮鞋,标价853美金,美金……真特么土豪啊,我连853人民币的鞋都没穿过。(是的,我们很不厚道的把他快递给拆了)。后来,我们把他的东西打包堆在角落里,但是他却再也没回来。
这件事当时轰动了整个小区,因为刚开始警察联系过物业,有的好奇心重的又各处打听,结果物业那边也不知道哪个白痴就这么走漏了风声。我的合伙人为了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一方面警察要他去做笔录,一方面大房东(就是房子真正的房主)要他退房,不租了,还要应付小区里那些好奇心甚重的大爷大妈……我们一度以为我们的生意玩完了,摊上大事了,不过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也是从那之后,我们决定严格审核入住者的身份信息。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5楼
2017-09-26 11:53:47


说个美好的故事给大家听听,免得上一条渣气太重。
这哥们,是我生平仅见的可以被称为“好人”的人,不过好人一般没好下场。
他来的第一天,自己出钱买了毛巾,胶皮手套,消毒液,墩布,把客厅及卫生间整个来了一次大扫除。不客气的说,我平时已经算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但我的“干净”和他的“干净”明显不在同一个维度。他打扫过后的卫生间,让我有一种进了迪拜帆船酒店的感觉(虽然我从没去过帆船酒店)。所有的东西擦的干干净净,就连一些我认为已经回天乏术的顽渍,他也用钢丝球磨掉了。整个房间都比原来明亮了,直到他走,我们其他人一直享受着7星级的厕所和客厅。他从来没有过怨言,也没要求过轮流打扫之类的,也不在意别人的“破坏”,有的时候,我把垃圾袋放在门口,他还会帮我带下去。
一开始我怀疑他有洁癖,他出去吃饭都是要自带筷子的。后来有一次看见他用洗墩布的桶洗他自己的衣服。我觉得这绝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能做出来的。
除了没钱之外,我觉得他身上所有的气质和风度都称得上贵族绅士。一些生活细节就不一一赘述。总之,我从来没遇见过如此“美好”的人。
但是,(这时候一定要有个但是)虽然我不太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我强烈怀疑是个类似于传销的组织。我经常听到他在屋里练习“演讲”或者其他什么话术之类的东西。说真的,他并不是那块料,一个如此“美好”的人怎么可能会吹牛逼,撒谎骗人。后来,他说他要搬走了,我问他去哪,他说要去北京,送快递。
有一瞬间,我想说,别走,跟我创业吧。但终究没张的开口。我们这个小买卖,真的没什么前途,到最后连我自己都放弃了。
后来他给我留了字条,说了他要去哪,留下的东西都不要了,让我看着处理,还有一个新的手机号码。
这张字条我一直留着,心说等哥们我东山再起的时候,一定要把他拽过来。
这么“美好”的一个人,是不应该去送快递的。他应该穿着西装坐在办公室指挥着一群热血青年,为了某个高尚的目标挥斥方遒才对。他应该身边围满了仰慕他的女孩,微笑着在她们之中闪转腾挪才对。
他让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道德高尚真的没什么卵用,好人真的不一定有好报。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4楼
2017-09-26 11:53:22

我的合伙人告诉我,他越来越喜欢搞合租房了,因为他他妈的已经睡了3个女租客了,包括前边提到那个蛋糕妹。关键是,他是有女朋友的。在他身上也发生了一些相当狗血的事,在我看来,在这方面他就是个人渣。不过我不会因此就否定了这个人,他在其他方面,尤其是关于利益的处理上,总是——拉的下脸,张的开嘴,而且为人比较有亲和力,这些是我欠缺的。
他考虑过搞日租房,我称之为炮房,而且我们也实践过,我们有一处房子,附近就是XX理工大学和XX师范学院,生意火爆。我严重怀疑我们直接拉高了附近的XX医院的GDP,我想也许他们院长应该给我们颁发一面锦旗。
他还考虑过往各个屋里安针孔摄像头,把资源卖给网站,不过这条最终没能落实,一来我强烈反对,二来,风险确实太高。其实我反对的原因也是因为风险太高,并不是我多么道德高尚。
回到正题,我的合伙人,在他身上发生的最狗血的一件事恐怕是——他的女朋友不远万里坐着火车从山西过来看他,而他正跟一个女租客打炮打的正嗨。事后他还打电话嘲讽“你跟我两年了都不让我碰一次……”据他自己说,当时还骂了她……打炮还打出理来了。
后来他觉得这两年在她身上花的钱太多了,就这么结束了有点浪费。听听,听听,他考虑的是“花的钱太多了”,而不是两年的感情有多珍贵。后来又打电话过去道歉,又跑到山西给她下跪……总算得到原谅。
然后,第二次,他女朋友过来看他时,他在和另一个女租客打炮…………这次,是真的一切都玩完了。
这个女租客现在已经上位,获得“正式”头衔。不过在见识到她的尊容之后,我对我合伙人的审美观表示深深的鄙视。
对于这种“渣男”行为,我表示——你他妈到底怎么做到的?老子咋就碰不到这么好骗的姑娘?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3楼
2017-09-26 11:52:58


我见证了多次单身男女住着住着住到一个屋去的情况。原来我的工作居然和孟非有的一拼。
有的奇葩一夜激情之后第二天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再次回到陌生状态。有的两人虽然夜夜行洞房之礼但依然住着两个房间。见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我要说的这个还真是……至今都惊为天人。我跟他们叫筷子兄弟。两个人都是瘦高个,长筷子大概得有1米9,短筷子1米82左右,他们俩前后脚入住,之前并不认识。
那段时间我买了一套茶具,没事呼朋唤友鼓捣着玩,但我的朋友显然对火锅更感兴趣,他们更愿意看我泡茶,而不是喝茶。吃火锅这个事,人少了感觉涮不起来,于是我就经常叫筷子兄弟过来一起涮。涮完了一边看我泡茶一边聊天,一来二去就互相结识了。
筷子兄弟各自都有女朋友,都经常带回来过夜。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神奇事件,反正结果就是俩人互换了女友,依然经常带回来过夜,一起涮火锅时看不出他们有任何隔阂。当然,这个不算惊奇。
再后来,筷子兄弟都各自分了手。俩人过来找我说,他们想合租一室,毕竟现在都没女朋友,自己住一个屋浪费。我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真屌丝。
一开始我并没有感觉哪里不对,直到有一天他俩都不在,我替长筷子拿快递时发现上面赫然几个大字——XXX人体润滑剂(情趣香氛系列)
妈的卖家也真是坑爹呀,这种东西不是都要保密的么?
我一直好奇他俩到底是怎么弯的,可能——无数次在卫生间相遇时的擦肩回眸?
总之,在那之后我再也没办过火锅宴,茶具也扔在角落里蒙尘了。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跟这种奇能异士一起用餐,尽管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歧视之意。
据我观察,长筷子很有可能是受,因为说实话,长的确实很帅,浓眉大眼,而且我留意到他有修眉。短筷子,相对来说,我能感觉到他淡淡的敌意(兴许是我心理作用)
后来,我率先搬走了,因为我们不停的开工,不断的有新房子需要我们试住。惊奇归惊奇,我也没有兴趣揪着别人的私生活观察个够。
不过从此我理解了一句话:在没遇见对的那个人之前,所有男人都以为自己是直的。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2楼
2017-09-26 11:51:47
本来我们是打算腾出几间房子专门搞单身女性合租的,因为好多刚进社会的小姑娘担心安全问题。我们也有同样的顾虑,万一发生强奸事件,罪过可就大了。但实践之后发现根本行不通。让一群女的住一起,那效果不比上文提到的厨师强多少。那家伙,厕所里大量带血的卫生巾,下水道经常性的被头发堵住。胸罩内裤晾了一客厅,干了也不收,什么时候穿什么时候拿。没有对异性的顾虑,女生也真是屌丝的让人发指。
居然还有养狗的,养仓鼠的,养鱼的,有一次我过去,看见装仓鼠的笼子里赫然一具死尸,大概是两只仓鼠打架被咬死了。然后一帮女的谁也不敢动,只好在那扔着。
后来一想,一帮女生连只死了的仓鼠都对付不了,恐怕真进来歹徒也是狼入羊窝。还不如男女混住来的安全。最起码住进来的男屌丝我们知道一定的底细。
很多东西都是这样,设想的再好,真到实践的时候,总能让人措手不及。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1楼
2017-09-26 11:51:27
前文已经两次暗示到的“大神级人物”我决定先不讲,百年难得一遇,必须是压轴的,先来讲讲那些租房的女性,单身女性。
据我观察,一个女人脸上妆的厚度和她屋子的整洁度呈反比,其实很好理解,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整理妆容就不能整理屋子,整理屋子就没空整理妆容。
我要说的这位,属于妆比较厚的,90年的,是个蛋糕妹。和她比较熟是因为刚搬来的时候,东西比较多,我帮忙从她原来租住的地方鼓捣了好几趟,她非要请我吃饭,一来二去,就熟络起来。她给我的感觉是,一直在攀附不同的男人,以此来获得廉价的虚荣心和经济补贴。她搬离原来的地方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上一任冤大头。
来这之后没多久,她把我的合伙人给睡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但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免房租,一个月650的房租。不过我这个合伙人颇有点犹太人的风范,抠门到家了,虽然钱也照常给她花,但每一笔钱花的都不是那么直白,更像是借给她的,回头还跟我商量怎么把钱要回来。我觉得他的行为很“渣”,但并非鄙视他,瞧不起他,因为在我看来他的经济观念更适合现在的社会。可惜我学不来。这俩人的关系直到现在还没掰扯明白呢。
在睡了我的合伙人之后,她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个东方犹太人不好搞,然后又攀附了一个30多岁的屌丝,据说也是个创业者,她跟着他去黑龙江,去哈尔滨,去乌兰察布,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房租也不交(因为东方犹太人)。如果她哪天遇上“削肾客”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再后来,她躲避的那个冤大头,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她的住址,来过一次,走了之后,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一只眼也被打成了熊猫眼。我的合伙人后来跟我说:“不还钱,我也打她。”我只能无奈的笑笑,也许我同情她只是因为我跟她没有更深的瓜葛。



梦在夏天
梦在夏天

积分:-

注册时间:-

60楼
2017-09-26 11:50:53
接楼主



“X你妈”
“X你爸”
“X你姐”
“X你哥”
“X你妹”
“X你爷爷”
“快去吧我替我爷爷谢谢你”
然后就是一片爽朗豪迈的笑声。
吵架,是这对情侣的另一大爱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吵起架来那叫一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具体原因可以追溯到谁动了谁的电话,谁多吃了一口泡面,谁没洗谁的内裤等等一系列鸡零狗碎的事。
第三大爱好,整洁。我没进过他们屋里,但我猜测应该很整洁,因为他们他妈的把垃圾都堆在客厅里了。包括不要的袜子,内裤,吵架时摔碎的瓶瓶罐罐,吃剩的泡面,一次性饭盒,用过的避孕套,以及各种水果的果皮,果核。
本着对其他租客负责的态度,一般我扔垃圾时都顺便把他们的也带下去,后来有一次我回老家几天,大概两星期后我回来一开门,一股化粪池的味道扑面而来,半个月,他们一次没扔过垃圾,在客厅堆得跟小山一样,当时是冬天,开着地暖,已经开始发酵了,而且居然有苍蝇……冬天,苍蝇!!!我猜当时如果拿打火机一点,很可能当场引爆。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主要不是他们,而是其他租客,居然没一个跟我投诉的,也没有替他们打扫的。我在另一个问题的回答里写到——以前我不相信鲁迅,或者说我以为只有那个时代的国民才是他笔下那个状态。很难想象,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是大师笔下冷漠,麻木的看客,阿Q,孔乙己……
也许有人要问,这种人不是要撵走么。没错,是要撵走,但不是现在,因为冬天供暖费需要所有人平摊,房价会上升,租房的人太少。我们不能让屋子空着,只能忍过冬天,等供暖季结束后再撵。
那次打扫垃圾的经历极大限度的刷新了我对“恶心”的认知,我觉得即便吃饭时有人蹲我面前拉屎我也不会如此恶心。当然,后来又被刷新一次。

(出自知乎)机智的我应该不会被房网小编封号

  • 插入图片

    支持一次选择9张图片上传(使用Ctrl、Shift选中);

    支持jpg、png、gif,单张图片不超过10M,png不超过1M,gif不超过300K。

    • 继续添加

  • 提到好友

3(16px)

楼主最近发表

相关帖子

    大家都在看

    下载家在深圳APP

    关注家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