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点击标签查看相关内容

批个马甲来抚慰下我的玻璃心

我的爸爸,是家里老大,从小我爷爷当兵在外,所以他就像家里爸爸一样负担很多责任。他的性格,和带大他的奶奶一样,节俭(定向的),抠门(定向的),勤劳,诚恳(太实诚)正是这个我觉得关系受到了伤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介绍下背景,有点乱

爸爸是技术骨干,很勤劳,也善良温和。记得他有一个作恶的表哥,去世时候连他家人都不愿意去看他,我爸反而去送了他最后一程,连他表哥都哭了。从这里看得出来我爸是很重感情的。

我妈妈去世以后,爸爸再娶了,也再生了一个男孩。这些都没问题。我妈妈爸爸当年感情很好,好到我以为我就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了,为了家里也愿意全心全意的付出。

我爸当地是重男轻女的,但是他并没有嫌弃过我,只是心心念念想再生个男孩。当年我想他就唠叨唠叨就好,反正也不可能,我小时候争强好胜,把自己当男孩。

结果没想到,他真的到老年生了一个男孩,缘分吧。但是,他无限节俭的习惯下,对这个男孩居然非常宠溺。那是宠得。他自己由于一些原因,本身的财务并不成功(年轻时候是骨干的时候财务状态挺好,到了老年却不行了),所以对自己极度节俭,对那个男孩却非常舍得。
分享
0